1A 推薦 精選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性奴隸太後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白虎精

下一篇:魂斷黃河


第一章

太後總是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的姿態。太後一起床,就在她的屋子裡叫韋小寶進來。

「過來!給我把涼拖鞋脫瞭。」

韋小寶一咬牙,屈膝跪倒在她面前,替她脫鞋。她坐在沙發上,腳輕輕晃著,明亮的眼睛閃著得意的笑意,她的腳在大熱天下發著汗,雪白的腳沾著髒跡,她的腳趾修長而豐滿,腳弓比其它部位下凹很多。

她蹬掉一支涼鞋,把光腳伸到韋小寶面前,「把哀傢的腳舔乾淨。」

當韋小寶花瞭半個小時舔完她的腳,嘴裡全是她腳上的髒跡,酸酸的腳汗,和腳趾間粘粘的腳垢。舐完瞭腳,太後帶著韋小寶來到金鑾殿。韋小寶像一隻狗一樣爬在她屁股後面。太後穿著高跟涼拖鞋,露出可愛的腳趾。

她一邊趾高氣揚地訓斥著大臣們,一邊把腳伸到跪在一旁的韋小寶面前:「嗯」腳在他臉前晃動,韋小寶無助地又開始親那些可愛的腳趾頭們。

大臣們都無比驚訝地看著他們,他們沒有料到世上竟有這種離經叛道的男女,在大庭廣眾下幹這等事情。

晚上,太後打扮得妖妖嬈嬈出去瞭。按照她的吩咐韋小寶跪在慈寧宮門邊的牆角等她回來。直到晚上2點,她回來瞭,可是韋小寶怎麼也沒有想到,太後竟然像狗一樣被一個男人牽著爬回來。他們兩一進門就開始親吻,好像韋小寶並不存在似的,韋小寶不敢多看,仍然像狗一樣跪著低著頭。

他們就這樣不停地親暱著,遠夾雜著低聲的笑語。然後兩斤人都倒在地毯上,不一會都脫光瞭衣服。一會兒韋小寶聽到太後的嘴裡發出異樣的響聲,偷看時,不由耳熱心跳。原來她的嘴裡含著那個男人的陰莖在不停著轉著臉,她白嫩光滑的大屁股正好衝著韋小寶撅著。也在她的動作下慢慢擺著。

他們就這樣在韋小寶身邊作愛瞭整整一個小時,韋小寶的耳頭裡全是太後的呻吟聲和求饒聲:「饒瞭我吧,主人,奴婢乖乖,奴婢聽話。奴婢給主人舐腳。」說著就跪在男人腳下,雙手捧起他的臭腳,很認真的舐瞭起來,從腳趾頭一直舐到腳底。

「賤貨,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後嗎?怎麼下賤到要給臭男人舐腳呢?」

「奴婢在主人面前,隻配給主人舐腳。」太後嗲聲嗲氣地回答。

「你的腳不是也經常叫人給你舐嗎?我是不是也要給你舐一舐啊?」

「奴婢不敢,奴婢的腳是專門讓主人玩弄的。」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奴。」他一邊撫摩著太後的乳房,一邊慢慢說著,「你這個賤貨喜歡給人舐腳,就叫腳奴,聽到沒有?」

太後點點頭。

「你叫什麼??」

「腳……奴。」

「叫我──」

「主……人。」

「學的很快。」男人滿意的摸著太後的小腹,理瞭理陰毛。

「腳奴,為我洗澡!」主人吩咐道。

太後畏畏縮縮地為主人搽沐浴液,搓洗,雙手隻是在男人的上身遊動。主人笑瞭笑,捉住她的手,放在早已勃起的陰莖上,「重點是洗這裡,洗乾淨好吃呀。」

在他的引導下,太後細嫩的小手反覆揉搓著陰莖,翻開包皮,清洗陰囊。接著,主人把太後拉進懷中,讓她塗滿沐浴液的胸脯在自己身上摩擦,說:「你要學會用你的乳房為主人洗澡,就像這樣──」他兩手插在太後腋下,用她的雙乳摩挲自己的胸部、腹部、下身,讓陰莖在乳溝中摩擦。

「學會瞭嗎?」太後點點頭。

「那試試!」太後隻好在主人懷裡蠕動身子,試著用乳房摩擦主人的肉體,滑溜溜的肌膚不停摩挲,主人同時用手愛撫著她,快感悄然產生。漸漸的,太後嬌喘籲籲,粉紅的乳頭鼓脹發硬。男人撫摩著她的乳房,甚為愜意。好半天,才開動旋水,把兩人的身體旋洗乾淨。

走出浴室,太後渾身發軟,臥室清涼如春,她卻感到燥熱。主人取出一隻首飾合,拿出金鏈,一一為太後的頸項、手、足戴上,精細的金鏈配著白膩的肌膚,閃閃發亮。「很好看。你是女奴,這就是鎖鏈,戴上瞭就是我的禁臠,知道嗎!」說完,他轉身坐在沙發上,「腳奴,過來,跪下。」

太後順從地跪在主人面前,不知要做什麼。主人拉她近前,張開兩腿,袒露著下身,捧起她的臉頰,說:「你知不知道女性奴身上有幾個口供主人享用的?」太後搖搖頭。

「三個,記住!一個是嘴,一個是陰戶,還有一個是肛門。女奴的穿著,要盡量性感,但又不能全裸,那些薄紗吊帶裙、肚兜、草裙、披紗自己搭配著穿。不許穿褲,脫起來不方便。你的乳房很挺,不用乳罩,免得妨礙增大。女奴的言行主要是,主人一來,就跪在主人面前,說,主人回來瞭。然後為主人脫衣服。主人累瞭,就為主人按摩。為主人洗澡,是用乳房,我教過瞭。主人要喝酒,乳房杯,小穴杯和菊花杯,輪流奉上。這些記住瞭?」他用鞭子托起太後的下巴。

太後點點頭。

「不行,要說,腳奴記住瞭,主人。」

「腳奴記住瞭,主人。」

「學的很快。現在開始性慾訓練。」他取出按摩乳罩為太後戴上,這乳罩中間有小洞,乳頭挺露出來;他拿起一件粉紅蝴蝶帶,說:「看,這有兩個按摩點,一個有突出頭,是刺激肛門的,另一邊是按摩陰蒂的。」也為太後戴上。先在肛門塗瞭點油,把突出頭塞進去,再從下麵包過來,把陰蒂壓住。扣上皮腰帶,兩頭固定好。電池就裝在腰帶上。然後又把按摩乳罩的電線接上。一切準備好,他拿起遙控器打開。

按摩乳罩開始揉擠乳房,粉紅的乳頭隨著晃悠。下面的蝴蝶帶的突出頭在肛門內側旋轉,陰蒂部位則震盪。四個部位同時刺激,太後的手不由的去扒拉。

「不許動。以後沒事就戴著,還可定時的。一天至少開10小時。幾天就會見效。」主人嘿嘿笑著說。不大一會,太後就受不瞭,滿臉緋紅,身子扭動,香汗津津,「恩、恩,」地呻吟。

「現在,為我按摩。」他躺在床上,指點太後,「來,像狗一樣跪在我身邊,用嘴和舌頭來按摩,就是親吻之後用舌頭舔,全身走遍,這叫周遊世界。先從嘴開始。」

太後忍受著身子性感帶不停的刺激,微微顫抖跪上床,伸長脖子,小嘴貼上主人的嘴唇,親吻一下,又用舌頭添一下。

「很好,用點勁,在臉上繼續。」主人誇獎著,捏瞭捏乳頭。太後親著、舔著,從主人的臉、脖子到手臂、腋下、胸部……主人大字兒攤開手腳,盡情享受,舒坦極瞭。太後漸漸親吻到瞭下身,對著高高翹起的陰莖遲疑著。

「親下去,不要停!」主人催促。

太後又羞又怕,實在親不下去,帶著哭腔說:「主人,腳奴怕,饒瞭腳奴吧。」

「親!快親!」主人坐瞭起來,看著太後命令,「而且要把精液親吻出來。」他今天要好好享受口交瞭。

春奴畏畏縮縮嘴唇碰瞭一下龜頭,又挪開,眼淚都流出瞭,「主人,求求你,腳奴不行,腳奴給主人舐腳。」男人站起來走到床前坐下,招招手,「腳奴,過來。」

「是,主人。」太後趕緊過來跪在他面前。

「把衣服脫瞭。」太後撥下吊帶,薄紗絲裙散落腳下,隻剩按摩乳罩和粉紅蝴蝶帶。

主人取出狗項圈為太後戴上,再細心地在她的乳頭上繫上兩個小狗鈴鐺。拿起牽繩,說,「現在你是小母狗,主人帶你遛遛。」說完,開始漫步禦花園。太後乖乖的跪在地上爬行。

「手腳著地,不要用膝蓋。」太後伸直腿,四肢著地,頭衝下,屁股高高撅起,吃力地跟著主人在花園遛圈。男人披著睡袍,牽著嬌媚的太後在散步。那男人一停步,太後便拱到男人胯間,舔他的陰囊、大腿、腳背。

遛瞭幾圈,來到一張石凳。主人坐下,太後手撐地跪著。主人理理她的頭髮,「小母狗累嗎?」

「不累,主人。」

「喜歡當我的小母狗嗎?」

「喜歡。主人。」

「真乖。腳奴,你有幾個口為我服務?」

「三個。」太後邊回答邊舔著男人的臭腳。

「哪三個?」

「嘴,肛門,陰道。」她低聲說。乖乖的太後跪伏在男人腳下。生活真是美妙。主人牽上狗繩,帶小母狗回到慈寧宮。

「賤貨!我要回去瞭,從明天開始,不準你穿鞋子,給我整天光著腳走路」

「是,主人。奴婢以後不敢穿鞋子瞭,奴婢一定乖乖地光著腳走路」太後嬌嘀嘀說。韋小寶就這樣靜靜地跪著,看著平時傲慢的太後被那男人玩弄得服服貼貼。

那男人走瞭,韋小寶爬到太後的腳上狂吻亂舔,太後一把抓住他的頭髮,揚起手「啪啪」就給瞭他兩個耳光。韋小寶呆若木馬雞地跪在女主人的面前,半張著嘴、用可憐巴巴的眼神仰望著太後,「小弟弟」已像大炮般挺起。

太後的高跟鞋又踩向瞭他的「大炮」,同時罵道:「你這個沒規矩的狗奴才,我沒說話你就自作主張瞭?」

「奴才該死,下次再也不敢瞭,求主人饒我這一回吧……」

「饒瞭你,你記不住,非要罰你不可,你沒看到剛才主人是怎麼罰哀傢的嗎?」太後黛眉微蹙,便想出瞭懲罰的辦法:「把褲子脫瞭,用你的『炮管』挑著我的高跟鞋在屋裡跑10圈,不許把高跟鞋掉下來。」

韋小寶急忙按照太後的吩咐,脫掉褲子、把「炮頭」塞進太後的高跟鞋裡,挺著肚子、盡量不讓高跟鞋掉下來,在屋裡跑瞭10圈,太後看瞭高興得大笑,還連連稱好。「表現不錯,獎勵你親一下我的屁股。」太後高興地說。

韋小寶趴在地上,抱著太後的腳,連磕瞭三個頭「謝謝主人、謝謝主人。」


上一篇:白虎精
下一篇:魂斷黃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