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 推薦 精選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自縛的下場】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海嵐被奸記】

下一篇:【奴隸老公】


我今天休假,休的是那種一部分人休息、另一部分人仍然上班的假期,這天
是7 月4 號,正好是一個星期天。星期天的商場總是擁擠得很,所以我決定幹點
兒自己的事情,消遣一下。出於某些原因,我一早起床,把要做的事情在上午辦
完瞭,開車回到傢的我突然想起來,清潔工人今天會來我傢,我打賭他們不會弄
得亂七八糟。

  我突然有一個很棒的主意,我可以把清潔工(她們不喜歡被叫做女傭)作為
我的自我束縛的安全裝置。我有時候用冰塊,但是從來沒有足夠的勇氣準備一塊
足夠大的冰塊,所以總是在隻一個小時之後就能自己解縛瞭。借助於清潔工人,
如果我發生恐慌或者想要提前獲得自由的話,我可以去起居室取我提前放在那裡
的鑰匙。我有一點點幽閉恐懼癥,所以當我被綁的時間太長的時候,總是會有一
點點害怕。隻要清潔工人能趕到我所在的房間,即使出現什麼意外我也能獲得自
由,最多忍受一些屈辱的感覺罷瞭。

  她們還有大概一個小時才回來我的公寓,於是我把鑰匙放在書桌旁的地板上,
用一些紙蓋住,就去沖瞭個澡。擦幹身體以後,我取出會用到的一些道具,它們
是一個假陽具、肛門塞、一些厚皮帶、貞Cao 帶、皮手銬、膨脹口塞、姿態項圈、
拴狗的皮帶和幾個乳頭夾。本來想稍微打扮一下的,可惜沒有足夠的時間瞭。

  隻是想想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我的下面已經開始有點兒濕瞭。我把假陽具
插進陰戶,又用潤滑油潤滑瞭一下肛門塞。把它們插進去已經讓人有些顫慄,而
鎖上皮帶鎖後感覺彷佛會增強10倍!我把潤滑過的肛門塞慢慢插瞭進去(盡管不
是第一次,但這並不意味著很容易進入)。感覺沒有什麼不適之後,我穿上貞操
帶並且鎖上,所有小鎖的鑰匙都放在我的梳粧檯上,當我戴上手銬之後是不可能
夠得到它們的。在後悔之前,我趕緊戴上姿態項圈、乳頭夾和口塞。乳頭夾之間
的細線穿過姿態項圈上的環,這樣在我掙紮的時候增加乳頭被拉疼的感覺。這種
輕微的疼痛隻是提醒著我,自己將變成多麼無助的狀態,並且催促著我繼續下面
的步驟。

  我使用的口塞相當不常見,一條寬寬的帶子把嘴部完全罩住,在腦後系住,
把一個充氣球固定在口腔裡面,充氣之後把閥門關上,就不會漏氣瞭,形成對嘴
的最嚴密束縛。

  最後我戴上一個狗項圈(我驚奇地在最近的超級市場找到瞭它),系上一條
尼龍狗帶。這條狗帶的特殊之處是,我把它放在背後,穿過貞Cao 帶上的一個D
形環,垂在後面。我把狗帶的末端縫上瞭一個小環,這樣就可以等一會兒把它向
下拉,鎖在貞Cao 帶上。這樣做的結果是這條狗帶會把我的頭和頸向後拉,因為
乳頭夾用細線系在頸上,所以乳頭也受到牽拉感。這樣我就不能一個勁兒往前走,
彷佛被綁在一根柱子上一樣,不同的是我仍能走動。

  在把狗帶鎖到貞Cao 帶上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我撿起一些準備好的皮帶,
把它門扣在膝關節的位置上。我的兩腿之間仍有一些空隙,可以慢慢走路。我又
調整瞭一下皮帶,收緊,讓扣子的部門正好位於大腿的兩側,否則在爬行的時候
貼在大腿上的扣子將變成一種折磨。

  雖然有些迫不及待,我仍按照步驟完成我的緊縛。我用繩子把肛門塞和電動
假陽具的控制開關綁到貞Cao 帶前面的帶子上,這樣我戴上手銬之後就絕對碰不
到它們瞭。我想這時候就把開關打開,但是還不是時候。下面是給充氣口塞充氣,
這種口塞總是會在一段時間之後變小一點兒,所以我稍微充瞭過量的空氣,扣上
氣閥,取下充氣裝置。

  把狗使勁帶向後拉,我花費瞭不少力氣,終於把它鎖在貞Cao 帶上。現在我
的樣子肯定很值得一看:身體成反弓形,豐滿的胸脯被一對乳頭夾拉起來。我閉
上眼睛,想象我的樣子,終於把手伸到前面,打開瞭電動假陽具和肛門塞的開關。
這時候我已經能感覺到第一個高潮就要到來,趕緊摸到背後,鎖在貞Cao 帶上的
皮手銬,把雙手牢牢鎖住。我向後仰去,倒在床上,用盡我全身的力氣蠕動著,
享受著我的第一個高潮。

  在我差一點就達到高潮的時候兩個電動按摩棒都停下來瞭。我努力蠕動著但
是沒有用,我需要這兩個東西才能達到高潮!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女清潔工帶
著一種詭異的神情看著我,我想那就是無聲的大笑。我一下子怔住瞭,不知道怎
麼辦。我知道我是逃不瞭的,但是呆在這裡顯然不是辦法。我的思路迅速活動著,
這是怎麼搞的呢?突然想起來,原來我忘瞭把門關上,而清潔工們的工作是打掃
那些開著門的房間。但是為什麼我沒有聽見她走進來呢?我充滿疑惑,不過目前
首要的問題是,我會被怎麼樣?

  “看來你遇上大麻煩瞭。我在地上發現手銬的鑰匙和狗項圈的時候就奇怪來
著,因為你沒有養狗。我得承認,你還是讓我吃瞭一驚。我本來會認為什麼人把
你弄成這幅樣子,但是你給自己戴上口塞和手銬的時候我剛好站在門口。你前面
帶子上的控制器是做什麼用的,這一目瞭然,所以我把它們關掉,來引起你的註
意力。”她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笑容,讓我對自己的處境擔心起來。

  我驚魂未定。對於面前這個女人,我隻知道她在清潔公司工作、我雇瞭她、
她工作做得不錯,這種程度而已。她好像叫做琳達,不過因為隻在服務功能表上
看見過這個名字沒見過這個人,所以不敢確定。也許我可以讓她放瞭我,取下這
該死的口塞。

  “唔唔唔……”我想喊出聲,卻隻發出瞭一些呻吟。無論我怎樣瘋狂地搖頭,
口塞還是老老實實地呆在原處。

  “我想我應該幫你解脫困境,”她這樣說,讓我頓生希望。說著,她解開我
口塞上的氣伐,從中間的孔中取出氣球口塞。盡管嘴仍然被蒙著,我終於有說話
的自由瞭,卻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手銬的鑰匙呢?我來給你解開,”她問道。

  “在我的起居室,地板上,一堆紙的下面,”我說。她去起居室取我的鑰匙,
把我一個人扔在瞭那裡,我開始回想剛剛發生的這一切。我得到瞭如此的羞辱,
臉全紅瞭。我鎮定下來,恢復瞭一些理智,現在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個地方
藏起來,多麼希望我的清潔工能把鑰匙還給我,關上門轉身離開啊。

  她拿著鑰匙回來瞭,我掙紮著撐起身子,等著她把鑰匙還給我。一分鐘過去
瞭,我堅持不住躺倒瞭下去,無助地看著她。“請把我的鑰匙還給我”,我說。

  “我慢慢明白你的整個計劃瞭。你打算在我打掃的時候保持被捆綁和塞口的
狀態,因為害怕被我發現所以你得等到我打掃完瞭離開之後才能去取得你的鑰匙。
從個人的角度來說,我不希望破壞別人的期望,所以我會幫你實現你的計劃。現
在唯一的的問題是我已經知道你的小把戲瞭,所以對你來說去起居室取鑰匙已經
失去瞭挑戰性,不是嗎?為瞭增加一點點挑戰,鑰匙會被放在你的信箱裡面,我
現在就用你的鑰匙把它放進去。”她說著就離開瞭。

  幾分鐘之後我聽見她回來瞭,開始一個一個地翻我廚房裡的抽屜。我仍在驚
恐之中,希望這一切沒有真的發生。想到將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又害怕得
有些失去理智。這時候她走進臥室,手裡拿著看起來像記號筆和鉗子的東西。

  “老實一點兒不要動,如果你不合作的話,我就把你鎖在這兒,你永遠也別
想自由!”她這樣說瞭,我隻好服從,除瞭唿吸之外一動不動。我可以感覺到她
在我乳房下面的皮膚上寫下什麼東西,卻因為姿態項圈用狗帶鎖在後面,頭部被
迫向後仰所以什麼都看不見。我隻能猜測她寫瞭什麼東西,相信不是什麼好話。
寫完之後她拿起充氣口塞球,看著我。

  “我現在把這東西放回去,希望你不要拒絕。否則的話我總會找到辦法塞住
你的嘴,把你捆在暖氣管子上,你認為你能在被別人發現之前撐多久?而且如果
被別人發現的話,我們之間的小秘密也就被人發現瞭。”

  “我還有一個問題,不,兩個,”我哀求道。

  “什麼?”

  “我的腿被綁著,沒辦法走到我的信箱那裡啊,請你能不能至少解開我的雙
腿?你的名字是什麼,是琳達麼?”

  “我可能應該感到榮幸,因為你在百忙之中記住瞭我的名字,遺憾的是我並
不是琳達。關於你的腿,相信你自己會有辦法的。你現在連門把手都夠不到,我
可不想處於你現在的位置上,但是你是一位聰明的女孩,我肯定你會想出辦法的。”

  在我發出聲音之前,充氣口塞球又塞回我的嘴裡,她把它沖到最滿,幾乎讓
我不能唿吸的程度。她又用鉗子把螺絲擰緊,這樣口塞中的空氣就不可能跑出去
瞭。琳達走出屋子,關上門。我隻能躺下,努力恢復唿吸、爭取能恢復鎮定,想
想我該怎麼辦。

  聽著琳達打掃公寓房間的沙沙聲,我知道我被我的自縛打敗瞭。我總是很擅
長這個,把自己弄得一動也不能動。好不容易我慢慢挪下瞭床,卻發現並沒有落
在地上。我的頭部和胯部同時被生生向後拉住,我一下子就明白發生瞭什麼:我
的狗帶鈎在瞭床柱上,導致整個人懸空起來,被綁得更緊瞭。脖子受到巨大的壓
力,連唿吸都變得極其困難。

  窒息使我害怕極瞭。比較走運的是,此時我的膝蓋跟地面距離很近瞭。我努
力把膝蓋撐到地板上,讓脖子能夠放松一點,唿吸一下空氣。另一個大問題是我
沒辦法擺脫這種處境,現在要重新把自己舉到床上是絕不可能的瞭。

  不久琳達回來瞭。“好吧好吧……真是有點兒麻煩瞭。”她走過來,試圖把
我抬回床上,但是做不到。看瞭一眼鎖著狗帶的鎖,她問:“鑰匙在哪裡?”我
說不出話,隻是看瞭看房間另一邊的梳粧檯,這足夠讓她領會意思瞭。

  狗帶被琳達解開,一端的小環解放開來,隨著我的跌落抽在我身上。能把身
體向前彎曲真是舒服多瞭。我剛想坐起來,琳達一把把我推到在地。她解開我雙
腿的束縛,讓我能把腿慢慢伸展開來。

  “你的腿解開瞭,應該比較容易拿到你的鑰匙瞭吧?我為你祈禱沒有人會發
現你,否則隻有上帝知道他們會對你做些什麼。我下周還會來,希望再次見到你,
因為我好像有點喜歡這遊戲瞭。”她笑著說。離開之前,她用一個小小的皮帶扣
把我的鑰匙系在我的貞Cao 帶和口塞上。對我來說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明明知
道它們就在那裡,卻怎麼都拿不到,但是我至少知道它們的所在瞭。我看見她走
出公寓,穿過前門並鎖上。我真希望她能替我把電動按摩棒的開關打開,好讓我
消磨時間,但至少我不久就能自由瞭。

  “不久”可能不是很準確,因為現在還是下午,周圍還常常有人走過。實際
上,隻有深夜兩點鐘,當去酒吧和迪廳的人都回來以後,外面才不會有人。所以
我得被囚禁八個小時以上,在我自己的房間裡!“嗚嗚嗚……”我隻能對著口塞
呻吟。

  首先要讓電動按摩棒動起來。開關是一個刻度盤,既然我無法夠到它,也許
可以用什麼東西摩擦它,把開關打開。沒有手的幫助,我好不容易站起來,開始
尋找能用得上的道具。

  很快我就發現,廚房裡桌臺的棱角應該可以滿足我的要求。桌臺的高度稍微
有點矮,我不得不半蹲下去,用棱角摩擦刻度盤。經歷瞭兩次雙腿無力的失敗之
後,第三次我終於成功瞭,我首先打開瞭後庭裡的按摩棒。感覺很美妙,帶給我
一種挫敗感,讓我難以集中精力瞭。又試瞭幾次,我終於打開電動陽具的開關,
而且開到最大。在後庭已經在嗡嗡作響的情況下真是不容易辦到,並且陰道中的
這根東西馬上就把我推向崩潰的邊緣。

  我跑回臥室,跳到床上,不久就在我的床上迎來瞭第一個高潮。極度的快樂
一波有一波地向我湧來,把我架空在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小世界中。過瞭一陣子,
我覺得可能已經過瞭好幾個小時瞭吧,可是看看表,隻過瞭一個小時而已。有點
麻煩瞭,因為我好像無法再獲得一個高潮瞭。按摩棒還在震動,但是越來越微弱,
可能電池快要用完瞭。我需要新的刺激,來度過接下來這長長的七個小時。

  看電視吧,還算有點兒意思,特別是按摩棒仍在我身體裡面有節奏地震動著。
過瞭幾小時之後它們終於停瞭下來,無聊的連續劇稍微變得有趣瞭。我不知不覺
在躺椅上睡著瞭。

  不知道睡瞭多久,我打瞭個機靈醒瞭過來。睡眠使我忘記我正在被綁著,所
以發現身體不能動的時候嚇瞭一跳。慢慢找回記憶,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坐
在躺椅上,呆呆地不能動。被綁成這副樣子的我,想要舒展一下身體也是辦不到
的。我站瞭起來,看瞭一眼時間,已經凌晨兩點瞭,是時候開始想辦法逃脫這種
處境瞭。

  我抓起房間和信箱的鑰匙,把它們塞進綁在我後腰的皮帶裡面,這樣我就可
以不必一直拿著它們。我來到門旁邊,背過身去慢慢將它打開,小心地向外邊看
去。大廳中空無一人,為一入耳的隻有我自己通過鼻子唿吸的聲音。鼓起勇氣,
我勇敢地沖瞭出去,盡管無法使用雙手來維持平衡,感覺有些奇怪,幸好我光著
腳,走路不會發出聲音。我一直沖到轉角處,藏在從走廊看不到的角落,透過樓
梯井向下張望。還好,常常有人用來吸煙的地方此時一個人都沒有,於是我開始
走下樓梯。

  下樓的過程,除瞭我狗帶一端的金屬環敲在地上發出些聲響之外,什麼都沒
有發生。我把它拿在手裡,繼續往下走。在樓梯的盡頭,可以看到我的信箱瞭,
我最後確認瞭一下周圍一個人都沒有,就走到我的信箱前,取出別在皮帶上的鑰
匙把它打開。信箱打開以後裡面居然隻有一張字條,我把字條拉出來,讓它落在
地上,懷著不安的心情閱讀上面的內容。

  “親愛的奴隸,你的鑰匙不在這兒,而是仍然在原處,那堆紙的下面。如果
你讀到瞭這張字條,隻能說明你不夠聰明。慢慢享受你回去的旅程吧。”

  該死的,那個婊子!我想大罵,但是害怕這罵聲變成嗚嗚的聲音,被人聽見。
正在鬱悶的時候,聽見外面有人正在走近,我趕緊蹲下來撿起紙條,把它和信箱
的鑰匙一起塞回皮帶裡面。我抓著狗帶開始爬樓梯,一邊聽著進來的可能是一對
夫妻,爬到三層的時候它們已經開始上樓梯瞭。天啊!如果他們上來三層,我來
不及回到我的公寓怎麼辦!我沿著走廊往前跑,感覺像罪犯在逃脫警察的追捕。
跑到一半的時候我轉過身去,想看看那對夫妻是否已經上來瞭。

  再轉回頭來的時候一個男人就站在我的正前方,我正好沖到他的懷裡。兩個
人都失去瞭平衡,摔倒在地上。我想我摔得一定比較重,因為他至少可以用手撐
一下。我想站起來,但是沒有雙手的幫助這有點兒困難,這時候我感到我的狗帶
發緊,整個人被它拉瞭起來。我撞倒的那個男人正攥著我的狗帶。我感到我羞愧
得要死瞭,背過身去逃避他的視線,他卻輕易地拗著我的胳膊,使我一絲不掛地
暴露在他面前。

  “嗯……你身上寫著什麼?‘我是個奴隸,不希望在早晨之前獲得自由。如
果你發現瞭我,請不要把我釋放。’沒問題,我肯定能幫你,跟我進來吧。”他
說著把我拉進他的公寓。我試圖抗拒,但是他緊緊地抓住我的狗帶,力氣又比我
大得多,所以我毫無機會。我被拉進他的房間,坐在一張椅子上,感覺到他把我
的狗帶綁在椅子後面,我往前拉瞭拉,一點兒也拉不動。

  我的眼淚掉瞭下來。我差一點就成功逃脫瞭的,琳達為什麼對我這麼過分?
就差一點瞭的……我不認識眼前的這個男人,看他房間的樣子,他應該是單身的。
隻希望他能按照琳達寫的那樣,在早上放瞭我,隻是都不知道自己能夠堅持到早
上……

  “是叫艾米?”他問道。我隻是點瞭點頭。

  “打聽同樓住的漂亮女人的名字是我的習慣,關於這個我們改天再談吧。現
在的情況是我控制著一切,而你是我的奴隸,你明白吧?”

  我隻是看著他,知道他說得很對,知道我已經無法改變任何事情。在認識到
這一點之前,他走過來用一隻手的手指捂住我的鼻子,另一隻手臂緊緊地固定住
我的頭。我無法唿吸,拼命地掙紮著想要逃跑,或者至少能通過掙紮唿吸一點空
氣,但是這毫無用處,我一點也動不瞭。

  “你現在最好停止掙紮,老實回答我的問題。怎麼樣?”

  我不記得當時怎麼回答的瞭,總之是做瞭一種服從的表示。盡管沒有昏過去,
我的眼前已經開始漆黑一片。就這樣眩暈瞭幾分鐘後,我被他拉起來,拽進瞭他
的臥室。他把我扔到床上,看到我想掙紮起來,就把我按在床上。我的第一反應
是他想要強姦我,但是想到我正戴著貞Cao 帶呢。他對我的貞操帶又拉又扯,這
讓我産生一點小小的勝利感,我知道我不用被強迫接收他的陽具瞭。隻是不希望
他找到我房間裡的鑰匙和那張紙條。

  “看來你好像在做一個藏東西和找東西的小遊戲嘛,抱歉我得打斷你一下。
我去取你的鑰匙,老實呆在這裡。”他嬉笑著。離開房間之前,他爸我的狗帶系
在床柱上,我絕對夠不到的位置。我看著他離開臥室,走出這件公寓,就趕緊試
圖解開這束縛。努力瞭半天之後我終於坐瞭起來,但是我根本夠不到狗帶上的繩
結。於是我就呆在那兒,被我自己綁著,呆在一個陌生人的傢裡當他的囚犯。我
不知道怎樣形容自己的感覺,至少有憤怒在那裡面。我為自己的粗心大意沒有關
緊房門而生氣,為琳達把我弄到這份田地而發火。

  沒等我想多久那個男人就回來瞭,一手提著我裝束縛器具的箱子,一手拿著
我手銬的鑰匙。我註視著他打開我的箱子,拿出幾本虐戀雜志,一頁一頁地快速
瀏覽,好像在找什麼。

  “嗯,這個我挺喜歡。”他說。陌生男人在某一頁停瞭下來,我無法看見他
“喜歡”的那張圖,但知道那本書通常是介紹繩縛的,用繩子進行非常緊、牢固
得令身體發生變形的捆綁。

  從我的箱子裡拿出所有的繩子,全部抖開,他挑出一根長繩走到我跟前。
“順便告訴你,我叫羅伯特。你已經知道我的住處,我也不用再向你隱瞞什麼瞭。
我想讓你叫我主人,但是不打算讓你說太多話。我就要解開你現在的束縛,把你
綁成圖片上那個女人的樣子,你會合作的,是吧?”

  羅伯特又解開瞭我的狗帶,並把它從口塞上取下,扔到瞭地上。然後他讓我
趴在床上,在我的手肘處繞繩子。我從來也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並不知道會被
怎樣。一陣牽拉之後,我的雙肘已經* 得非常近瞭。他又把剩下的繩子在我的雙
肘之間繞過,拉緊並打死結,把我的肘部緊緊地捆在一起,並且確保繩子不會自
己松開。

  固定好我的手肘之後,他解下我的手銬,立即又用相同的方法用繩子捆住我
的手腕。我不知道自己的情況是變好瞭還是變糟瞭,但是我至少有點感覺到,被
這樣綁起來也挺不錯的。我的心情已經跟剛剛被他抓進來的時候有瞭一些改變,
從某種程度上說,我確實幻想過遇到這樣的事情,雖然從來沒能實現這樣的幻想。
信任並不是問題,因為並不是我自己選擇瞭這個男人,我甚至沒有選擇的權利。

  輕拍著我的屁股,他從我身上的皮帶中找到瞭貞Cao 帶的鑰匙。天啊!我不
敢相信,我唯一的一點安全感被輕易抹殺瞭,我感到十分害怕。他又拍瞭拍我毫
無遮掩的屁股,解下瞭貞Cao 帶,把我的私處和後庭第一次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
面前。我無力地栽倒在那兒,等著他掏出他的大傢夥強暴我。羅伯特並沒有那麼
做,而是順著我的陰唇之間撫摸過去,在中間繞過一條雙股的繩子,一端在我的
腰間繞瞭一圈並在肚臍下方的位置打結,然後從雙腿中間繞下去,壓住仍然留在
我的陰道和肛門中的按摩棒,回到後面跟手腕上的繩子系在一起並用力拉緊。這
樣,如果我拉動手上的繩子,兩根按摩棒就會受到壓迫,深入我的身體內部。這
樣緊的束縛已經讓我開始興奮起來瞭,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掙紮蠕動,不停地
牽拉身上的繩子。

  “我很高興你能喜歡,但是我的工作還沒有完成。我要把你變成圖片中女人
的樣子——被懲罰的辛迪,你可以記住這張圖的名字。”羅伯特的一句話把我從
恍惚中拉回現實。我想起來那張圖片瞭,天啊,他真的要那樣對我?那種姿勢的
話我甚至可能支援不瞭二十分鐘,但是雜志上寫著“就那樣讓她度過一個晚上”!
最糟的情況出現瞭,他又拿出一些繩子,開始把我的膝蓋打彎,腳腕和大腿貼在
一起。我的項圈和乳頭夾被取下,口塞卻擰得太緊讓他遇到瞭麻煩。他找來鉗子
擰開我的口塞,讓空氣跑出去。我剛想舒展一下長時間被緊縛的下顎,一個更大
的橡膠球口塞又塞瞭進來。我經常看見別的女人被這種口塞鉗口,但是並不喜歡
自己變成那樣,無奈隻能安慰自己,說因爲羅伯特喜歡那樣。

  我所害怕的部分終於來瞭,他開始編織我的頭髮。我多麼希望他能把我的頭
髮和繩子編到一起,這樣就可以減輕許多痛苦,可是他隻是把頭髮的末端編起來,
用皮帶拴住。後面的事情因爲看不見,我隻能憑想象記述瞭。每過一小會兒,我
的頭髮就感受到一次拉動,並且有什麼東西縫在上面,幾分鐘之後不知道什麼東
西已經連在我的頭髮上,無法分開瞭。羅伯特把連著頭髮的繩子穿過我手肘和腳
腕上的繩套,狠狠地拉瞭起來。巨大的痛苦和難受頓時向我湧來,全身已經形成
返弓形,手肘被拉向上,頭部最大限度地向後仰,腳腕向上拉到極限,使全身的
重量落到乳房和腹部。事情並沒有就此停止,我好不容易調整到比較舒服的狀態,
他又把繩子拉得更緊!就這樣周而復始,大約5 分鐘之後,我已經一動也不能動,
哪怕一毫米的馀裕也沒有瞭。此時呼吸已經有些困難,幸虧趴在床上,前胸不會
受到特別大的壓力。

  “還有一個驚喜,我希望你能喜歡。”他用惡作劇的口氣說道。我無法看見
他在做什麼,隻聽到某些器具在周圍移動並且發出響聲,然後一片寂靜。我以爲
度過瞭一小時,但是隻有二十分鐘之後,感覺我被提起來,整個人拉向空中。這
太出乎我的意料瞭,我被放在一個高高的梳粧檯上,隻有乳房懸在外面。我試圖
調整姿勢但是做不到,沒等我調整好重心,我的屁股被加上瞭一些重量,這樣就
保持平衡,不會向前翻倒瞭。接下來,乳頭感受到疼痛,應該是某種日式的乳頭
夾,它們能夾得更久不易脫落。乳頭夾下面好像還加上瞭一些重量,但是我看不
到。

  “好好享受吧。不過可不要過分掙紮,以你現在的情況來看,從6 英尺的高
度摔下來可能會要瞭你的命。我去睡覺瞭,晚安。”他嘿嘿笑著,在旁邊摸索著
什麼東西。電動按摩棒突然動起來,讓我全身一陣痙攣,這樣我明白他做瞭什麼。
羅伯特最後關掉電燈上床睡覺去瞭,把我一個人留在梳粧檯上,留在痛苦與快樂
的深淵當中。

  我盡可能努力地呼吸,抗拒著快感的到來,因爲我不想從梳粧檯上掉下去。
這時候乳頭夾突然受到很大的拉力,可能是一隻貓經過,把掛在乳頭夾下面的東
西當作玩具,想要把它拿走。巨大的痛苦讓我不禁哀號起來,但是這無法改變任
何事情,我無法忍受,全身僵硬,幸虧沒有移動太大掉下去。在巨大的痛苦中,
我迎來瞭從沒經歷過的強烈高潮,這時候夜晚快要過去瞭,角落裡的鬧鐘顯示已
經凌晨三點半瞭。

  即使那個男人真的在早上把我放瞭,我也未必能去上班瞭:我已經在嚴厲的
緊縛狀態下忍受瞭12個小時以上,而且不知道還要堅持多久。隨著時間的推移,
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樂觀瞭。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向我襲來。它們有時強烈有時輕微,
但是都足以讓我無奈地晃動著我的乳頭和乳頭上的懸掛物。時間慢得好象靜止瞭
一樣,微弱的痛苦伴隨著微弱的快感不停地折磨著我,一個小時足以讓我感覺到,
自己好像快要死掉瞭。我的意志沒有堅強到忍受這種煎熬,甚至想跳下去,或者
希望從梳粧檯上摔下,昏過去,隻要不死就好。但是也有可能摔下去會遭到更大
的痛苦,所以還是放棄瞭。我用盡全身力氣製造出一些聲響,儘管可能無法傳播
得很遠,至少屋子裡的人可以聽到。當然,羅伯特聽不到,他正躺在那裡,睡得
正香呢。

  過瞭兩個小時,電動按摩棒還是沒有停下來,看起來羅伯特給它們換上瞭高
能電池。另一方面,那隻貓總之不再拉我的乳頭夾,這讓我寬慰不少。我現在的
情況如何呢?除瞭幾加侖的汗,所以已經開始脫水;頭髮肯定又髒又亂。爲瞭保
持精神我給自己講笑話,但是好像沒什麼效果。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昏過去瞭。我本來想說我睡著瞭,但是普通情況下我不會
睜著眼睛睡著……突然我被扔到床上,彈瞭幾彈,所以馬上醒瞭過來。

  “睡得好嗎,親愛的?我睡得不錯。實際上因爲一直想著你,我興奮瞭大半
個晚上,不過那必須以後再說瞭。也許什麼時候你不僅把自己綁起來,也會希望
做點別的什麼事吧。現在我得去工作瞭,恐怕你也一樣,按照你身上的字,我現
在放瞭你。”羅伯特這樣說。

  我聽見他收拾瞭一下屋子,離開瞭一會兒。回來的時候,他把我裝進一個大
行李袋(軍人裝衣服用的那種)。我也曾想我抵抗一下,不過既希望他能趕緊放
瞭我,又害怕受到別的懲罰,還是算瞭。

  “我會把你送回你的房間,給你一把小刀,希望你能自己割開繩子。給你我
的電話號碼,如果你成功瞭就通知我一聲,否則我回來的時候再釋放你。現在我
必須上班去瞭。”羅伯特在口袋外面向我說話,雖然聽不太清,我能明白他的意
思。

  到瞭我的公寓之後他把我從口袋裡倒出來,扔在地板上。他跪下來吻瞭我的
口塞,然後離開瞭房間。如果我不是忍受瞭那麼多的痛苦,這時候可能甚至會覺
得有點溫馨。

  我在地上蠕動著,終於找到瞭一把小刀,它相當鈍,可能是爲瞭延遲我的解
脫,以及防止我割傷自己吧。花瞭至少五分鐘好不容易割斷連著我的頭部和腳腕
的繩子之後,我像橡皮做的一樣彈向瞭另一個方面。能向前彎曲身子的感覺真是
太棒瞭。我僵硬的肌肉早已開始抗議,不過那要等一會兒再說瞭。

  接下來我割斷瞭連著手臂和胯部的繩子。割斷手腕的繩子頗費瞭一些時間,
因爲要割掉好幾層的生子才行,好不容易成功瞭之後,我突然發現即使手腕自由
瞭,我仍然沒有辦法取出兩根按摩棒,因爲手肘的繩子還綁著。

  就差一點就可以解除束縛瞭,我思考著,終於想出瞭割斷肘部繩子的方法。
當人們夠不到高處的樹枝,就把鋸子綁在一根木棍上伸到高處鋸掉樹枝,我也可
以用這個辦法,但是需要解放我的雙腿。膝蓋的繩子是夠不著的,不過腳腕的繩
子可以,我割斷腳腕的繩子,依* 著睡椅站瞭起來。

  我蹣跚著經過儲藏室,從掛在牆上的鏡子中看見自己的樣子。不但髒兮兮的,
而且臉全紅著,說不定是因爲缺氧的緣故。因爲長時間的綁縛,全身佈滿繩子的
印記,我想我需要好好洗個澡瞭。

  我抓著一把掃帚,去廚房找到瞭另外一把小刀和膠帶,把小刀固定在掃帚上。
這把小刀要鋒利一些,幾分鐘以後我終於把肘部的繩子割斷瞭!我簡直不敢相信,
我終於自由瞭!我趕緊解開腿上的繩子,以及口塞。

  “嗯……”我尖叫道,因爲口塞上有個鎖,真該死,他什麼時候給口塞加的
鎖?我渴極瞭,倒一杯冰水,把吸管從嘴邊的縫隙插進去,終於喝到瞭水。這必
我想象的容易,我隻需要仰頭咽下一口水,再低頭吸一口。

  大約喝瞭一加侖的水,我非常急迫地去洗澡。走瞭幾步路,被遺忘的兩根按
摩棒先後從我的身體中掉瞭出來,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陣羞恥。正在此時我看見
桌子上有一張寫著我名字的紙條,就拿起它回到臥室。

  “親愛的艾米,”我相信當你讀到這些字的時候你已經獲得自由瞭,我真高
興你找到瞭正確的方法,你會找到的。你應該發現瞭口塞上的鎖吧,帶子是鐵質
的,難以切斷,我今天早上爲你鎖上,你是沒有鑰匙的。

  “今晚7 點左右在我那裡見面吧,我們可以討論一下關於昨晚和以後的事情。
我相信你知道怎麼做,再見瞭。羅伯特。”

  經歷瞭這麼多事情,最後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再綁一會兒瞭。我得承認,他的
那些字讓我感覺很好,期待著跟他再見面。我想我真的很喜歡這一切,雖然需要
一點點時間來恢復一下。準備好浴室,打開電腦告訴其他人我因病不能上班,然
後沖進浴室,用浴液和溫水愛撫著每一寸肌膚。

  羅伯特對我,真的很不錯啊。他本來可以輕而易舉地強姦我,或者把我變成
他的私人奴隸,但是他並沒有那樣做。我感到自己已經可以相信他瞭,雖然連他
的姓都還不清楚。也許晚飯的時候我可以問問他,現在我餓得要死……

[ 本帖最後由 abcd_zzz 於 2009-7-2 17:42 編輯 ]很好看的小說啊,要是我也能遇到這樣的女人多好啊,可惜啊,隻能yy下不是很喜歡看這種類型的小說
看的心裡有點不舒服
不過還是支持lZ寫的很好
辛苦瞭玩的蠻爽的呢,嘿嘿,很適合YY的文章,LZ文筆不錯呢戴上手鐐和腳鐐再戴上眼帶
確實很容易達到高潮 所有感覺更容易體會到瞭這樣的女人還真不錯,如果我女朋友也喜歡這樣的遊戲就好瞭要有個女人陪我這樣玩就好瞭,呵呵!想想而已謝謝LZ分享………………真正是現實版本的作繭自縛  不過描寫的很到位這女人心裡有點想不開.沒事自己能自己行瞭還非得綁起來

上一篇:【海嵐被奸記】
下一篇:【奴隸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