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 推薦 精選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小約翰的情色日記】(節選)

分类:都市生活   人氣:99999+

上一篇:【我培養的女人】

下一篇:【業務助理雅雯】


小約翰的情色日記

  這裡寫的是這幾年來我的戀愛故事中的點點滴滴。在這年輕的歲月裡,能夠
有這麼一個可愛天真、純潔又溫柔的女孩陪伴,講實在的,應該要滿足瞭。雖然
歲月如梭、時光流轉,物是人非事事休,但是當初的那份情懷卻仍深深封存我心,
在這個思念的季節裡,我把我日記裡屬於我們的親密記事節選瞭一小部份出來,
為瞭是紀念一個我最愛的女孩,這今生最初的浪漫情懷。

               05-23

  萱來。萱信:「想到你說的“百年修得共枕眠",感觸就很深。我想永遠永
遠永遠和你在一起,好嗎?我們很早以前就開始修緣瞭,大概是侏羅紀時代吧!
所以我們要躺破很多枕頭才可以。」

  她的聰明可愛,由此可見一斑!

               06-01

  與萱約,明天來我這兒。過夜可否在我這兒?暗號「帶粽子」。於是讓妹打
電話,告知「明天記得帶粽子哦!」

               06-02

  萱上午十時許來。來而坐,在書桌前,聊。給她看瞭信。

  下午,與萱、妹看錄影帶「魔鬼大帝」

  少休,萱在桌前看書。

  後我醒,出,買椰果、情人果冰。

  回傢,沖澡,與萱纏綿。-伏在她身上擁吻,伸手挑逗著她。我掩上房門。
剛沖完澡,覺得清新,也讓萱覺得幹凈舒爽。她褪下瞭小褲褲,幹脆脫掉瞭,而
我也樂於這親蜜的直接接觸。她說用被子墊著,我會比較舒服。舔吻著小唇,濕
潤的感覺在我們之間。我說舌頭有進去嗎?她說試試看。於是伸舌進去,她說有
感覺,隻是覺得很短而已,似乎嫌不過癮。我說要更長的也有,手啦或是……但
是要用小套套。她似乎覺得用手不太夠,說可以隻進去一點點,但她也問:「可
是你真的隻能進去一點點嗎?」

  我說應該可以吧。她怕我會忍不住,就……這就以後再說瞭。

  我用食中倆指輕輕夾著她那兒,輕輕的夾揉,律動著,她說很舒服……有一
次吃到毛瞭,都覺得好笑,我吻著她,說我剛剛和你那裡接吻呢!她笑。

  後來她讓我躺著,要“親親"。她把頭側躺在我腹上,握著我,伸舌舔著,
我隻覺得溫暖濕潤,她打轉著、繞著,含著進出時,更讓人銷魂似地舒服。她頭
發也隨之起落,像是搔著我,這是一個附帶的挑逗呢!我輕輕撫摸她頭、頸背,
閉上眼享受她的溫柔……她是愈來愈會瞭,感覺上也豐富瞭,就像我們的吻一樣,
不再單是盡力的吸吮,更有輕輕的舔吻,吻唇、舔舌,除瞭更多的享受之外,更
增添不少情趣。

  有一段,她說覺得痛,稍停。問她是怎樣的痛,她說像是在燒一樣的感覺,
灼熱的感覺。問為何?她說可能是原本的液體被舔掉瞭,會幹幹的,所以會覺得
痛痛吧。所以稍休。

  近來的幾次感覺都很不錯,雖然目前不能真正做瞭,但這樣的方式也是很不
錯的。

  晚,與萱親蜜一陣,擁而眠。

               06-03

  我笑問:「現在就想要啊?」

  她說:「其實我有時候會想……」十時許出,往她傢。中午煮炸醬面,稍休
後歸。

               06-04

  應當更充實自己,讓自己有更多的新經驗與見識,和萱分享。

               06-07

  5日收信。信中有:「以後真的要那個嗎?有點恐怖!不過應也蠻刺「激」
的吧!!你真的隻能進去一點點嗎?這樣多殺風景呀!!(可是一但「深入」,
又會擔心害怕,好矛盾喔!!哎……畢竟我們兩傢都算保守,中規中矩的,若…
…OH!不知道會不會怎樣。可是,有的時候的確蠻想的。」

  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和她想的一樣?她有時候會想,我也是會的。隻是說要怎
麼做會比較好,因為這要講求絕對的安全才行,要不然出瞭什麼問題,那就真的
很麻煩瞭。我想,起碼等到她考完,最好在等她過完生日,一來心理上負擔減輕,
二來也滿十八,於法則無誘拐之名。這樣子,再挑選安全的期間,配合防護措施,
自然舒坦地進行。因為我不要她心中有任何矛盾存在,這樣子她才能放得開;因
為我要這成為兩人的甜蜜享受。

               06-08

  今天是我們的第一次。

  我知道這有點兒荒謬,因為我昨天才講的話還歷歷的在前面,也沒想到今天
竟然……劇情急轉直上。

  但我們也不是那種所謂的「臨時起義」,我們也都有做瞭防護。(而且我也
並沒有“噗哧")

  可是進行得也不是很完美,畢竟這對我們而言都是第一次,也不知道到底是
要怎樣的一個情況才是最好。這次,前面的功夫做得不太夠,而且她心理上也有
點兒緊張,所以比較不太能放得輕松,於是在「刺」入時她會覺得痛痛。前前後
後也試瞭好幾次,情況也有稍稍轉好,最後一段時,是更深入瞭,而她也用雙手
扶在我腰上,輕輕引導我的進出……這一次雖然還是痛痛的,但已稍好。後來休
息瞭。

  翻瞭書研究一下,原因可能主要是前戲不是很夠,她沒能放得很松,所以造
成有疼痛的現象。我想,這以後都會改善的,一次會比一次更自然,一次也會比
一次更好。

  我想,這壓力也許是來自害怕那萬一的事情吧?但她說如果真的那樣的話,
是不會讓我知道的。我問為什麼,她說不要加重我的負擔。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
說瞭。但我知道,像她這樣深深愛我的一個女孩,我是不會辜負她的。

  她在那本手記上寫道:「第一次給你瞭……」

               06-10

  星期六的下午,我們的第二次。這一次比較好瞭,我細細地挑逗她……後來,
她要我進去,她用被被把臀部墊高瞭,這一次進去得輕松容易瞭許多。剛進去時,
聽她「嗯哼……」,問她會痛嗎,她說不會。我聽瞭也很高興,於是開始慢慢的
刺起來,緊緊抱著她,漸漸加快速度,耳邊傳來她一聲聲的輕吟和我們的呼吸聲,
吻著、也貼著……後來她說要換姿勢,拿瞭出來,整根都很濕,覺得很奇妙。她
說想要試試從後側進去,但是沒有成功,於是恢復一般,但是這次被被忘瞭墊回
來,刺瞭好一會兒,她就開始覺得痛痛瞭,到後來隻好休息瞭。今天還是沒有到
頂。不過沒關系,能有這樣的進步,我也覺得不錯瞭。後來她睡瞭一會兒,醒來
在我耳邊說:「對不起,今天沒辦法讓你噗哧瞭……」我說:「沒關系,總不能
讓老婆痛痛呀……」她抱著我。

  今天,算來她是急瞭些,我本來想到三點再進去(從兩點開始),她說要,
我還以為她放得很松瞭,原來她是怕時間不夠,所以……

  開燈時,我也看瞭她的小洞洞,的確是蠻小的,想想如果沒有讓她完全放松
興奮起來的話,的確是苦瞭她,所以以後要更加倍地愛護她。

               06-11

  問她,昨天那樣的聲音是痛還是舒服?她說:「都有。」我說「哦?」她笑
說:「是應你的要求耶!……」

  晚上,七點多,到新公園去親親,在石林一角,隔欄幹外面是人行道。親親
一陣,走回衡陽路,她說:「邊走邊親!」和我想得一樣呢!於是邊走邊親,我
碰她那兒問有沒有濕濕的,她說:「好癢!」我問是怎樣的癢?她笑說:「跟你
那裡一樣癢……」

               06-12

  剛醒,忍不住好奇,打開瞭萱昨天給我的一個紙條做的小星星。昨天問她寫
些什麼,她笑說沒什麼啦。今天我看到這裡面藏著她的真心話:「老公,我……
我……我……我不能沒有你。所以,不要離開我好嗎?我將來一定好好補償你!」

  我,很感動,我是不會離開她的!

               06-13

  今天一早心情不好。雖然我在昨天的信中寫到:「我是不怕的,什麼本省外
省的。」但我心仍不免憂憂。我寫道:「這輩子,我是要定你瞭!無論如何,我
都要娶到你!」

  心想,這都已經是什麼時代瞭,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想法存在呢?世上的人
大多是狹隘的,隻宥於一種盲目的意識形態、頑固的思想模式,這說來也是可嘆
的,這也是時代的悲哀。

  萱說:「如果她還是那麼古板的話,我就和她們斷絕關系!」這話讓我相當
感動,也知道她對我的愛竟是那樣的強烈!

  等到她二十以上,完全成年,在法理上可以完全自主時,那麼一切就不成問
題瞭。因為隻要有堅定的愛,誰也無法動搖我們!

  下午萱來電話,說有寄信,於是下去看,得。說星期五或明天可能會來我這
兒吧!是想聚聚、聊聊,「但不“刺"哦」她這麼寫就有點兒……因為這一寫會
讓我想到”刺"的事,卻又說不,真是的。不過也沒關系的,隻要能看到她,在
一起,“刺"或不”刺"都沒關系。但如果她想的話,那就……她不想的話,也
就不勉強羅。

               06-14

  九點半多,萱來。早上念瞭一些,她在看歷史,我在查Lincon的" G
ettysburgAddress" 的單字與文意。十一點,親熱一番。她說
:「扣子可以打開呀!」我才恍然似的,打開一排扣子剩兩顆。相擁而吻,她引
我輕撞、摩擦她,雖然都是隔著衣物,但這景況卻像是真做一樣。她也很滿足的
感覺,彼此緊緊抱著……到五十分起。

  下午,飯後,她在前面,要看電視,「青青河邊草」,我在房裡稍休,也是
不愛看電視,也是希望她能少看,因為是蠻拖時間的。也罷,且讓她自得吧。兩
點半,她進來,本來似要看書,掉我味口呢!後來坐在床邊、橫躺我身上,於是
她仍拿著本書,讓我來挑逗她。我解開所有扣子,輕輕撫摸……她於是要我關門,
說脫掉看書好瞭,於是上半身空,我輕輕舔吻乳頭、撫摸、吸吮,從上身到腿、
腳,她問:「今天要嗎?」我說:「看看,等時機成熟的話就可以瞭。」後來,
她拉下拉鏈,說:「你來……」於是褪下外褲。讓我那頂著她,一陣一陣的……
我褪去上衣,後來熄燈,留床頭小燈……

  再一會兒,她要,我準備。起旋。回來就變小瞭,她於是親親,起,看我還
不準備,仍然陶醉,就說:「等一下未刺先噗哧哦!」於是準備,墊好被被。輕
輕挺進,還好,有一點點不適,我要她放輕松,不要緊張不要動也可以。於是輕
輕動,她也就好瞭,問她感覺如何,她說舒服,問痛嗎?她說不痛。於是上軌道
瞭,抽刺速度漸快,看她閉著眼、輕喘著,問她如何,「好舒服……」,我聽瞭
也高興。再一陣,她說要翻翻看,但是床太小瞭,還是沒有辦法。於是試試她在
上的姿勢,我躺著,讓她自己放進去,然後她開始動,上上下下、我們手指交叉
握著,一會兒我雙手握著她雙乳,又或輕輕撫摸接處前部,她雙手撐在我膝上,
後仰,這樣子她可以自由調整方向……」一會兒後,在換成我在上。

  進入,刺得快快慢慢,她也挺腰相迎,兩個人真正結合的感覺。後來愈刺愈
快,伏抱著她,隻聽到彼此喘息陣陣……」後來稍慢,她說想要尿尿,我問是壓
到瞭嗎?她說不像是,我說也許不是尿哦,她仍質疑,但我仍未停,她後來真的
像是忍不住瞭,我說那你就尿看看吧!她說不要,很久沒有尿床瞭。我說也許不
是呢!她還是不要,後來她要我停一下,要起身,說也奇怪,一起來就沒有那感
覺瞭。我說看吧!不是尿,說不定就是所謂的高潮。後來又繼續。但剛這一下暫
停,她有點兒幹,後來在放松些就好瞭。我挺身刺著,抽出來多些再進去她似乎
會有較大的刺激,於是著意用我的前端摩擦她的前段,這大開大闔似的,彼此都
覺得不錯。快的時,她輕吟著,輕叫著:「老公……」,我聽著愈是興奮……持
續著,覺得其實這真的要花不少力氣呢,尤其手臂。後來我加速瞭,她問我是不
是快要噗瞭,我說嗯,於是刺著,一會兒後,抱著她要射,她要我拿出來,出來
時盡噗,酣暢。伏在她身上,吻著,小歇一下子。兩人起,取套。她說:「剛剛
好像差一秒就要“尿尿"瞭」

  我說:「啊,怎麼不說,要不然我可以再等一下,這樣子我們就可以一起瞭!」
她仍然是質疑著。我說:「這一次還不錯吧?」她說:「這一次就蠻……」意思
是做對瞭,蠻完整瞭)」於是擁吻一下。

  我說:「去洗澡」,於是一起去淋瞭個熱水澡,輕松一下。彼此都蠻舒服的。
後來在房間,她看一看以前的一些信,我躺著,她也吹著口琴,後來我彈彈吉他
" NowandForever" ,她說好聽。再一會兒,換裝,同出,到大直
去瞭。今天去吃豆花,也逛逛屈臣氏,她指著一種減肥食品說有吃過,一千五百
多塊,也沒啥效果,覺得浪費,還不如拿這些錢去遊泳呢!

  今天一人拿瞭一個Pizza,試吃的。

  十一點半多,萱來電,聊聊。問她有癢癢的感覺嗎?她說不會。稍聊。後媽
媽下來,急掛。一會兒後打來。

  這一次,算是真做瞭。

               06-15

  十二點,萱來電,在校。

  今天想著,這幾次,到昨天,雖然終於彼此都能覺得不錯瞭,但是總在心理
上有所負擔。但,全程的,小心翼翼的使用保險套,總是比都不用要來的安全許
多瞭。但有時想起,心中總不免要有幾分擔心。於這愛欲之取舍,有些時的確是
不容易。

               06-19

  九點半多,萱來。

  上午看書。她說想要喝可樂和吃巧克力,於是出去買。她還說要買紫色的小
套套。我找瞭兩傢的7- ELEVEN,還是找不到。回,說,萱覺得可惜,我
說另外一種就是超薄型的瞭,她說不要那種的,我也覺得如此,所以還是買瞭上
次的那種。

  下午一點半多,入,刺。到兩點四十多。這次是她先,而輪到我的時候反而
卻又能持續,真是奇怪!結果隻好請老婆用手幫幫我瞭。

  剛進去時她都會有點痛痛的,我要她放輕松些。到瞭動起來的時候就好瞭,
她也開始覺得舒服瞭。一直刺到她說:「好像快要瞭……」我說沒關系,讓它出
來。

  今天有鋪大毛巾,所以她也就不擔心瞭。隻是事後問她有沒有,她自己也不
是很確定就是瞭,說「應該有吧?」今天覺得她那裡好像有點兒味道,應該是早
上時濕濕的緣故吧?

               06-20

  到萱傢。在萱房間念書。

  今天沒有帶小套套,本來彼此都有點兒想的。但……隻好罷瞭。

  她說:「本來我想提醒你的……」

               06-22

  到萱傢,上午念書。

  下午刺刺。今天我比較快,是刻意縮短時間,因為在她傢比較不安全的感覺,
所以不想拖太久。

  在她房間裡,日光透過百葉窗,亮亮的,也還可以。剛刺入時會有些許痛痛,
但是一下子就好瞭。她也挺濕潤,用個小抱枕墊著,我在上沖刺著……,噗哧後,
兩人擁吻,萱萱也撫慰著我。

  今天我們連上衣都沒有脫下呢!這樣子應該算是「快餐」吧!我問萱覺得怎
樣,她說「你舒服就好!」,我又問她,她說大概60分吧!還算可以就是瞭。
不過這也是比較沒有辦法的。因為我們的心理負擔都不小。反觀是在我這兒就能
放心的做瞭,萱也說在我這兒就算有人回來還可以裝睡覺,在她那兒就不行瞭。
說得也對。下次我再好好補她一下!(她問我要噗哧的時候是不是很舒服?我說
是呀!也問她呢?她說好像一杯水快要裝滿出來一樣,可是上次好像沒有到滿出
來,因為好像又慢下來瞭。我說那你要跟我說呀!她說怎麼說?可以要我繼續呀!
她說「不要停……」笑著,我說對!對!就是這樣子呀!她笑:「居然要我說出
這種話……」我說這是隻有在房間裡才這麼說的嘛。

  躺著,休息瞭會兒。

  三點半同出,到超市逛逛,而歸。

               06-23

  萱下午的電話說:「刺……」,我說:「你想要呀……?」她說:「現在已
經沒有辦法刺瞭。」我問為什麼,是那個來瞭嗎?她說對。

  其實這樣子也沒關系的,因為可以放心瞭,不刺也無妨。叮嚀要好好照顧自
己。

  問她是不是很想,她笑著不說話,後來才說是。我說有的書上有提到生理期
時會比較想,她有點兒驚訝,笑說:「真的喔……」,很不好意思似的。

[ 本帖最後由 寒江獨翁 於 2008-12-16 10:17 編輯 ]好清醇的小說呀,樓主真有個性,不過文章還是相當不錯的很單純的性愛日記,我當年沒有寫日記的習慣,要不也能回憶下

上一篇:【我培養的女人】
下一篇:【業務助理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