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 推薦 精選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蛇蠍女人傳奇錄】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紅鷹女子足球俱樂部】

下一篇:【屋頂】


蛇蠍女人傳奇錄


作者:henppp1020
2009/12/07首發表於『之美FemDom新聞組』

                引子

  三十年代的舊中國,坑蒙拐騙無處不在。當時就流行著一種叫做「放鴿子」
的騙術,所謂「放鴿子」就是女人先把自己嫁給一個男人生活一段時間,當女人
取得瞭男人的信任後,便想方設法從男人那裡騙取錢財,然後找機會一走瞭之。

  桂花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她憑借著自己的美貌,不知讓多少男人為她窮困潦
倒、傾傢蕩產,而她每天卻過著無比幸福的日子。

  桂花本是個苦孩子,14歲那年,狠心的父母把她賣給瞭一戶李姓人傢當童
養媳,16歲那年便生下瞭女兒蘭蘭,以後就再也沒有生育過,婆婆本指望桂花
能生個兒子給李傢傳種接代,卻沒想到願望落空,從此對桂花越來越壞,最後發
展到經常打罵桂花,丈夫是個孝子,不但不阻攔,反而幫著母親助威,桂花不堪
忍受母子的暴虐,24歲那年,便毅然帶著8歲的女兒逃出瞭李傢,開始瞭她的
流浪生涯。

              一、知遇之恩

  桂花帶著8歲的女兒蘭蘭並沒有回到她父母那裡,她恨透瞭他們,她要靠自
己的力量養活自己和女兒,他走東傢串西傢,想靠當傭人來維持生計,可是人傢
一看她帶個孩子就都拒絕瞭她。沒過半年,她便用光瞭身上所有的盤纏,隻好靠
討飯為生,吃盡瞭苦頭。

  這天下午,她帶著女兒蹲在路邊乞討,眼瞅天快黑瞭還沒要到飯錢,正著急
時,一個30多歲身穿緞子旗袍的女人款款的來到她面前,隻見那女人上下不停
的打量著桂花。

  桂花見她雍容華貴、珠光寶氣的,一看就是闊太太樣,忙乞討:「太太,給
點錢吧。」

  那女人慢慢的點瞭點頭說道:「你站起來。」

  桂花不解的站起身來,那女人圍著桂花轉圈打量瞭一番,然後笑著對桂花說:
「想要錢?那容易呀,跟我走吧,我教你掙錢的辦法,怎麼樣?」

  桂花疑惑的問道:「你……你不會把我賣瞭吧?」

  那女人笑道:「看你說的多難聽,把你賣瞭能值幾個錢呀?跟我走吧,保你
以後過上好日子。」

  桂花心想反正已經落到瞭這種境況,不如跟她去看看,想到這便說道:「那
好吧,讓我收拾一下,」

  那女人說道:「不用收拾瞭,那些破爛用不著瞭,快走吧。」說著便朝前走
去。

  桂花領著蘭蘭跟著那女人來到瞭一傢庭院,那是一座小樓,進到樓內便是一
間寬敞的大廳,富麗堂皇的很氣派,看得桂花眼睛都不夠用瞭。

  那女人讓傭人招呼桂花落座上茶,自己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點瞭一隻香
煙,吞雲吐霧起來,桂花的屁股搭在沙發的邊上,緊緊的樓著蘭蘭東張西望的,
「我比你大,你就叫我梅姐吧,你叫什麼名字?看你年齡不大,說說你是怎麼落
到瞭要飯地步的?」

  桂花看瞭一眼梅姐,嘆瞭一口氣,低下頭說道:「咳,俺叫桂花,實在是沒
有辦法瞭呀。」桂花把她的身世從頭到尾說給瞭梅姐,說道傷心時聲淚俱下,竟
忍不住哭出聲來。

  梅姐一面吸著煙一面很平靜的聽完瞭桂花的哭訴,她慢慢說道:「男人都是
沒有良心的,跟著我幹吧,讓你過上好日子,」

  桂花問道:「跟著你作什麼?」

  梅姐回答道:「跟著我掙錢呀。」

  梅姐直接把「放鴿子」講給瞭桂花,桂花聽完驚訝地問道:「那不是騙人嗎?」

  梅姐厲聲道:「廢話!不騙人你吃啥?喝啥?你穿啥?你不幹就回去要飯去
吧。劉媽,送客。」

  梅姐說著便站起身向樓上走去,桂花見狀忙喊道:「梅姐,你等等,讓我想
想。」

  梅姐微笑著轉過身說道:「這就對瞭嘛,實話跟你說吧,一般人我還看不上
呢,遇到我是你的福氣,別胡思亂想瞭,讓劉媽安排你們先住下,我先上樓休息
一會兒,晚上一起吃飯。」

  梅姐說著喊來瞭劉媽,吩咐道:「安排她們住下,讓她們母女好好洗個澡,
對瞭,把我不穿的那幾件衣服拿給她們,我累死瞭,晚飯加幾個菜。」梅姐說著
抻著懶腰上樓去瞭。

  晚飯很豐盛,梅姐從樓上下來時桂花她們母女已經坐在瞭飯桌旁,桂花和蘭
蘭洗過澡後變成瞭兩個新人,「看看,看看,我的眼光沒錯,果然是個大美人,」

  梅姐誇著桂花坐在瞭她身邊,然後看著蘭蘭說道:「吃吧蘭蘭,吃吧,看把
這孩子俄的,你這個當媽的可真夠狠心的,」

  梅姐扭頭對桂花說:「不知道為什麼,我第一眼看到這孩子就喜歡,不如認
我做幹媽吧?」

  桂花看看梅姐,又看看蘭蘭說道:「那我們可是高攀瞭,」

  「就這麼說定瞭,蘭蘭,快叫幹媽,叫呀,」

  梅姐迫不及待的要當幹媽,桂花對蘭蘭說道:「蘭蘭叫幹媽,叫吧。」

  蘭蘭害羞的沖著梅姐小聲叫道:「幹媽!」

  「哎!」梅姐這個高興呀,跑過去把蘭蘭抱在懷裡就親,不斷給蘭蘭夾菜,
弄得蘭蘭這個不自在,把梅姐和桂花逗得哈哈大笑。

  桂花見梅姐對她們母女這般親熱非常感動,想想自己長這麼大從未有人對她
這麼好過,她越想越激動,突然她跪在梅姐面前抱著梅姐的腿說道:「梅姐,你
對我這麼好,我什麼都聽你的。」

  梅姐見狀忙說道:「好,好,快起來,我知道。」說著把桂花扶瞭起來。

  「劉媽,領蘭蘭先去睡覺,」梅姐支開瞭其他人,然後她把自己的身世講給
瞭桂花。

  梅姐36歲瞭,從小比桂花還苦,12歲便被人販子拐賣到妓院,13歲便
失去瞭寶貴的童貞,她一生都不能生育。16歲那年被一夥人看中瞭她的姿色,
把她從妓院裡買出來專門從事「放鴿子」,開始由於年齡小,沒有經驗,吃瞭不
少苦頭。

  到瞭21歲時,她已經成為這個行業裡的老手,於是她擺脫瞭那些人,自己
「單飛」,憑借她的姿色和智慧,這些年她為自己攢下瞭一大筆傢產,現在年齡
大瞭,她要培養接班人,所以她選中瞭桂花。

  她告訴桂花這個行當不僅賺錢快,而且很刺激,當梅姐講到她自己的某些情
節時,桂花羞得滿臉通紅,最後梅姐對桂花說道:「幹這行有很多門道和技巧,
主要是看你如何抓住男人的心,然後投其所好,這樣才能讓他甘願拜倒在你的腳
下。」

  梅姐見桂花瞪著兩眼聽得十分認真便說道:「別著急,我慢慢教你。」

  「誰著急瞭?」桂花不好意思瞭,但她對梅姐講的這些已經開始感興趣瞭。

  接下來的日子,梅姐把她這些年的經驗和應對男人的技巧盡數傳給瞭桂花,
桂花在梅姐的幫助指導下很快掌握瞭這個行業的門道和控制男人的技巧。不久便
開始瞭第一次行動。

               一、出征

  桂花帶著女兒蘭蘭來到瞭山區某鎮,這天正是趕集之日,她當街聲淚俱下的
說自己的丈夫在前線不幸戰亡,丟下瞭她們孤兒寡婦,無親無辜,走投無路,願
意在這沒有人認識她們的地方找一戶好人傢瞭此一生。當時圍上來很多人,那些
男人見這個女人長得如花似玉的,便上前有一句沒一句的搭閑。

  不一會兒,一個健壯的漢子牽著一頭毛驢上前問道:「俺姓馬,前年死瞭老
婆,丟下一個10歲男孩和一個8歲女孩,你要願意跟俺走吧,俺會對你好的。」

  桂花見這個男人挺憨厚,便問道:「大哥今年多大?傢住哪裡呀?」

  那男人回答:「俺今年28,傢離這鎮上也就20多裡地,不遠。」

  桂花害羞的說道:「那我們就跟你去看看吧。」

  那男人一聽這話,高興的上前把蘭蘭抱起來放到瞭驢背上說道:「走吧,」

  桂花跟著那男人走出瞭集鎮,沿著山路朝山裡走去。

  走瞭沒多遠,那男人便開始疼起瞭桂花,他見桂花走山路不習慣,便扶著桂
花也騎到瞭驢背上,山區的毛驢本身就不大,桂花母女倆的重量有200多斤,
把那個毛驢壓的東倒西歪的,每走多遠,那頭毛驢就被桂花母女倆壓趴下瞭,那
男人上前將蘭蘭舉過頭頂讓她騎到瞭自己的脖子上,然後將桂花一個人扶到毛驢
的背上,那毛驢勉強馱著桂花超前走去,男人牽著毛驢,不時回頭看一眼桂花,
他心想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好看的女人呢?為這樣的女人做什麼他都願
意。

  「大哥,還有多遠呀?」桂花問道。

  男人回答:「走瞭一半路瞭!」

  「哦」桂花見前邊有一條小河,忙說道:「大哥,我要喝點水,順便方便方
便,」

  「好,好,」男人放下蘭蘭,蘭蘭朝小河跑去,那男人又將桂花從毛驢背上
扶下來,蹲在路邊抽起煙來。

  不一會兒,桂花母女歡歡笑笑的回來瞭,蘭蘭吵著要騎驢,她覺得騎在一個
陌生人的頭上很不自在,男人隻好把蘭蘭抱到驢背上,然後對桂花說道:「來,
孩子她媽,你也上來吧!」

  孩子她媽?

  桂花聽到這個稱呼有點別扭。

  「不瞭,那驢馱不動我們母女。」桂花回答。

  這時蘭蘭說道:「叔叔,你讓我媽騎在你脖子上吧,」

  那男人正有這個意思,隻是不好意思開口,經蘭蘭這麼一說忙對桂花說道:
「對,對,來吧,」說著就蹲下瞭身子。

  桂花心裡早知道這個男人是什麼類型的,梅姐說過,這種類型的男人最好騙,
而且很好玩兒。

  她見男人這樣忙說道:「不行,不行,那不是欺負人嗎?再說被人看見瞭多
難為情呀?」桂花裝出一副害羞的樣子,那男人哪受的瞭桂花的嬌樣。

  「來吧,來吧,這路上沒有人的。」那男人執意要桂花騎上去。

  「不行大哥,我好重的,看累壞瞭你。」

  那男人說道:「你來吧,孩子她媽,你那點份量不算什麼,來吧。」

  桂花見拗不過他便說道:「那好吧!」

  桂花來到男人面前,很笨拙的將肥胖的屁股騎到瞭那男人的脖子上,隻見那
男人雙手摟住桂花的雙腿,沒費勁就把桂花扛瞭起來。

  「啊,大哥,你慢點,我害怕。」桂花嘴裡喊著,心裡卻高興,她從小長這
麼大從來沒騎過什麼,今天又是騎驢又是騎人的,她能不興奮嗎。

  她覺得這個男人很有力氣,扛著她這個120多斤的重量走路很輕松。

  「大哥,我覺得你比那毛驢還有勁!」

  桂花贊美著男人,那人一手牽著毛驢,一手扶著桂花的腿說道:「那還用說,
我們山裡人扛個200來斤不算什麼,」男人在桂花面前賣弄自己。

  蘭蘭見母親高興自己也美滋滋的。

  「媽媽,騎毛驢真好玩兒,駕!」她已經深深的喜歡上瞭騎毛驢。

  蘭蘭長的象她媽媽一樣好看,雖然隻有8歲,卻十分聰明,人見人愛。男人
見蘭蘭高興,忙討好說道:「喜歡騎毛驢那還不好說,以後天天都讓你騎。」

  「真的呀?太好瞭,駕!」蘭蘭更高興瞭。

  「大哥,還有多遠呀,讓我下來吧,我能走山路。」桂花見男人有些氣喘說
道。

  「不遠瞭,前邊就到瞭。」男人馱著桂花堅持朝前走去。

  男人就這樣把桂花她們母女接到傢來,這是一個隻有十來戶人傢的小村子,
戶與戶之間很分散,男人傢坐落在村子的一頭,四間土房,院子很大,圍墻也很
高,男人告訴桂花他傢在這個村子比較富裕,有六坰地,兩匹馬,四頭牛,今天
又買瞭一頭驢,就是缺少一個當傢的女人。

  進瞭院子,男人的兩個孩子喊著:「爸爸」迎瞭上來,男人把兩個孩子介紹
給桂花,男孩叫柱子,女孩叫小英,又把桂花介紹給孩子。

  「這是你們的新媽媽,叫媽媽,快叫!」

  「大哥你別這樣,慢慢來嘛!」桂花見兩個孩子有些膽卻忙說道,並把蘭蘭
介紹給瞭兩個孩子。

  男人說道:「好瞭,柱子,你帶她們去玩兒吧,好好哄著蘭蘭妹妹玩兒。」
說著把毛驢拴到瞭馬棚,然後將桂花讓到屋裡。

  「孩子她媽你坐著,我這就去做飯。」男人轉身出去瞭。

  桂花四處觀察著,心想這傢的生活還不錯,有些油水,不過看那兩個孩子的
穿戴可夠破的,見機行事吧。

  想到這桂花來到廚房要幫男人做飯,男人說什麼也不讓她申手,她隻好來到
院子四處轉轉。

  這時她聽到後院傳來孩子們的歡笑聲,便順著聲音來到瞭後院,她看見蘭蘭
正騎在柱子的背上,柱子趴在地上一邊爬一邊學驢叫,逗得蘭蘭哈哈大笑,小英
手拿樹枝不停的抽打柱子的屁股,一會兒蘭蘭從柱子背上下來,小英又騎瞭上去,
桂花看著孩子的遊戲想起瞭騎在男人脖子上的感覺,真是很有趣,他想起瞭梅姐
給她講過的一段經歷,那傢的男人就是喜歡給梅姐當馬騎、當奴隸,並讓他的四
個孩子每天伺候梅姐,把梅姐伺候得都不願意離開瞭,最後那個男人被梅姐壓壞
瞭腰,梅姐才離開瞭那傢。

  「孩子她媽,進屋吃飯吧!」男人不知什麼時候來到瞭桂花身後,嚇瞭桂花
一跳。

  「啊,好,叫上孩子一起吃吧!」桂花說道。

  「你先進屋吧,」男人說。

  桂花先回去瞭。

  桂花進屋見炕上放著一張飯桌,飯菜還算豐盛,都是山裡的特產,她剛坐到
炕沿上,那男人便領著蘭蘭進屋瞭。

  「孩子她媽快上炕裡,來!」說著哈腰就幫桂花脫鞋。

  「大哥我自己來。」

  沒等桂花動手,男人已經把鞋脫下來瞭,回頭把蘭蘭抱上炕說道:「吃吧,
山區沒什麼好吃的。」

  桂花說:「大哥一塊吃,孩子呢?柱子和小英呢?」

  桂花發現男人的兩個孩子沒來,蘭蘭在一邊說道:「叔叔不讓他們來,他們
在另一個屋裡吃。」

  桂花說:「大哥這是何必呢?以後都是一傢人,一塊吃吧?」

  男人見桂花說話實在,便低下頭說:「不瞞你說,他們不是我親生的,是我
那個老婆帶來的,俺這山區女人少,沒辦法。」

  桂花明白瞭,心裡暗自高興,表面卻裝作很同情的樣子說:「是這樣呀,那
咱們吃飯吧,來,大哥,」

  說著就往男人碗裡夾菜,男人見桂花既理解他,又體貼他,心裡別提多高興
瞭,不住的給桂花和蘭蘭夾菜,那雙眼睛就離不開桂花的臉瞭。吃過瞭飯,男人
張羅著桂花母女住處,一夜相安無事。

  第二天一早,桂花被雞鳴狗叫聲吵醒,她扒著窗戶向外看去,隻見那爺仨都
在院子裡,男人坐在井臺上抽煙,男孩在給牲口紮草,小英在喂豬。桂花趕忙穿
衣下炕,蘭蘭還在呼呼大睡,桂花沒有叫她,自己出去瞭。

  來到院子就幫小英幹活,男人急忙上前攔住桂花說:「孩子她媽,這哪是你
幹的活,你快一邊歇著去吧,」說著將桂花扶到窗下的竹椅上。

  「你就坐在這裡看那不順眼讓孩子們幹就行瞭,我的好老婆。」

  桂花一聽這話便繃著臉問道:「你叫我什麼?誰說要做你老婆瞭?」

  男人見桂花生氣瞭,忙陪著笑臉說道:「孩子她媽,你看我……我這個人…
…我這裡你那還不滿意你說,我這個人……」

  男人不知所措,桂花把頭扭向一邊,故意裝出生氣的樣子,她要看看這個男
人怎麼哄她。

  「你看我這個人……我給你賠不是……別生氣瞭,要不……要不我給你跪下。」
說著男人真的跪在瞭桂花面前,並給桂花磕起頭來。

  桂花忍不住撲哧一聲笑瞭,男人見桂花笑瞭,興奮的對桂花說道:「孩子她
媽,你真好看。」

  桂花裝作害羞的樣子一扭身說道:「去你的!」

  那男人起身順勢將桂花抱瞭起來,上下顛著桂花,他已被桂花的美貌迷得神
魂顛倒瞭。

  「快放我下來,孩子們看著呢!」桂花掙紮著。

  「沒關系,我還想讓那兩個野種伺候你呢,怎麼樣?你告訴我,怎麼讓你高
興。」男人說道。

  「你先把我放下來,」桂花說。

  男人重新將桂花放到椅子上,然後跪在桂花眼前問道:「怎麼讓你高興?啊?」
此時的桂花紅光滿面,神采奕奕,難怪那男人如此激動。

  桂花開始施展梅姐傳授她的技巧,她要投其所好,先讓他臣服與她。桂花晃
著身子,神秘的說道:「想讓我高興並不難。」

  男人追問道:「你說,你說!」

  桂花慢條斯理的說:「我想……我想……」

  桂花想起瞭騎在男人頭上的感覺,她知道這男人也喜歡被她騎。

  「說呀,說呀,」男人急得夠嗆。

  「昨天在路上……感覺挺好的。」

  桂花的話說到瞭男人的心裡,他不顧那兩個孩子在場,一下趴在桂花眼前說
道:「好,好,我給你當馬騎,來,上來,快上來!」

  桂花扭扭捏捏的說:「這……這好嗎?那……那孩子……」

  男人扭頭沖那兩個孩子吼道:「過來!扶著媽媽。」

  柱子和小英趕緊跑過來扶著桂花騎到瞭男人的背上,桂花一手扶著柱子,一
手扶著小英沖男人說道:「好瞭,走吧!」

  那男人便馱著桂花在院子裡爬瞭起來,開始桂花騎不穩,不是往左歪就是往
右歪,多虧有那兩個孩子扶著,騎瞭兩圈好些瞭,她也漸漸興奮起來,也不用兩
個孩子扶著瞭,她兩手抓住男人的衣服,嘴裡歡快的喊著「駕」,不停的笑著,
非常高興。

  那個男人更是激動,一邊拼命的爬著一邊氣喘籲籲的說:「我是你的馬,我
是你的馬……」

  歡笑聲吵醒瞭蘭蘭,蘭蘭從屋裡出來被眼前的情況弄愣瞭,她揉瞭揉眼睛看
著看著她明白瞭,媽媽正在和叔叔玩兒著騎馬的遊戲。

  她跑過去嚷道:「媽媽,媽媽,我也要騎,我也要騎!」

  桂花還沒盡興,說道:「你去騎柱子哥哥玩兒,你昨天不是還騎來著?」她
開始不在乎那倆個孩子瞭。

  那男人忙說道:「柱子!快給蘭蘭當馬騎。」

  柱子趕忙跑過來趴在蘭蘭面前,沒想到蘭蘭不肯,蘭蘭說:「我要騎叔叔玩
兒,你騎柱子哥哥吧。」

  蘭蘭覺得男人很喜歡她,說著還用小手摸瞭摸男人的臉,把那男人弄的心花
怒放,忙說:「孩子她媽,那你就讓蘭蘭玩兒會兒,你去騎騎柱子,那孩子很有
力氣。」

  桂花不情願的從男人背上下來,來到趴在地上的柱子眼前問道:「柱子,你
願意讓媽媽騎嗎?」

  「他敢,我扒瞭他的皮。」還沒等柱子回答那男人便兇狠的說道,看來柱子
平時也沒少挨打。

  「我願意!」柱子回答。

  桂花雖然有些不忍騎一個10歲的孩子,但是她實在是覺得這個遊戲太好玩
兒瞭,她畢竟也隻有20多歲,再說這孩子跟她又不相幹,管他呢?

  想到這她沖小英說道:「過來扶著媽媽!」

  小英趕緊跑到桂花眼前,其實桂花根本就用不著小英扶,她是故意指使指使
她,以便以後使喚。

  桂花一抬腿便跨過柱子的背,然後將她那渾圓的屁股坐在瞭柱子那單細的腰
上,慢慢抬起兩腿放在瞭柱子的肩上,將全身的重量壓在瞭柱子的背上,她感到
柱子的腰有些顫動。

  「駕!」桂花直接喊出瞭這個字,她有些緊張,她擔心會把柱子壓趴下。柱
子向前爬著,她開始感覺到屁股下面的柱子在有力的爬行,自己身體在隨著柱子
的爬行動作而晃動,這種感覺很刺激,讓她越來越興奮。

  「駕!駕!快點!」她開始不滿意柱子的爬行速度瞭。

  這時小英不知從那拿來一段樹枝遞給桂花說:「給你媽媽,用這個打他的屁
股,」

  桂花想起昨晚看到孩子的遊戲便說:「好,你幫媽媽打他,」

  小英拿著樹枝跟在桂花的後面,不停的抽打著柱子的屁股,桂花心裡這個樂
呀,這遊戲太好玩兒,看來以後的日子一定很快樂。

  蘭蘭被那男人逗得哈哈笑個不停,那男人一會兒學狗叫,一會兒學驢叫,把
蘭蘭哄得非常高興,他這也是為瞭討好桂花。柱子馱著沉重的桂花爬瞭有好幾圈,
最後終於爬不動瞭,桂花覺得這孩子還真有力氣,以後有她玩兒的瞭。

  她從柱子身上下來對男人說:「別鬧瞭,我去做飯去,」那男人讓蘭蘭下來,
讓柱子和小英哄蘭蘭玩兒,跟著桂花進屋去瞭。


               二、性奴

  桂花勾起瞭男人強烈的作愛欲望,要知道這個男人已經有兩年沒有碰過女人
瞭,如今桂花這樣美麗性感的女人就在眼前,他怎麼能控制得住?

  男人隨桂花進屋後就迫不及待的抱住瞭桂花,桂花掙脫著說道:「大哥你這
是做啥?快放開我,」

  男人激動的喘著粗氣說道:「孩子她媽,我要你,我要你……」

  桂花冷靜的對男人說道:「大哥你放開手,你別急呀,你聽我說,你放開我。」

  男人見桂花一本正經的樣子也冷靜下來,他放開桂花說道:「都是我不好,
都是我不好,孩子她媽你進屋歇著,我做飯,我來做。」

  說著就往屋裡推桂花,桂花忙說道:「大哥還是你進屋歇著吧,忙瞭一早晨,
飯我來做,」

  說著就往屋裡推男人,桂花一方面要表現表現,另一方面也是為今後脫身打
算(這是後話),男人見桂花執意要做飯也就不再堅持。

  這桂花燒得一手好菜,幹活又麻利,不大會兒便做瞭一桌子飯菜,男人非常
高興,拿來瞭酒要桂花陪他喝兩盅,桂花在梅姐那裡學會瞭喝酒,也不推辭,兩
人盤腿坐在炕上推杯換盞,吃得好不親熱。

  酒過三巡,桂花面如桃花,光彩照人,男人借著酒勁一把抓住桂花的手說道:
「孩子她媽,留下來一起過吧?我會把你當祖宗一樣供著,不讓你吃一點苦。」

  桂花微笑說道:「那就要看大哥的表現瞭,不瞞大哥說,我和原來那口子一
點福沒享著,吃瞭不少的苦呢。」

  男人見桂花說出這話,急忙表態道:「你放心,在我這裡一定讓你過上好日
子,我和那兩個野種今後就給你當牛做馬,這傢裡傢外都聽你的,怎麼樣?」

  桂花假裝害羞說道:「誰知道大哥說的是不是心裡話呀?我既然來到你傢,
那可是誠心誠意的。」

  男人聽瞭這話,馬上從腰上解下一串鑰匙塞到桂花手裡說道:「這個傢今後
就由你來掌管瞭,我今後什麼事都依著你還不成嗎。」

  桂花要的就是這個,她心裡暗自高興,表面卻裝模作樣的說道:「大哥你這
讓我怎麼過意得去呢?」說著便倒在瞭男人的懷裡。

  蘭蘭手裡拿著一根樹條子跑進來很委屈的說道:「叔叔,小英不讓我騎馬。」

  男人二話沒說,從炕上下來領著蘭蘭就往外走,桂花沒有下炕,她扒著窗戶
向外看,男人怒氣沖沖的來到院子裡吼道:「你倆個小野種給我過來!」

  隨手從蘭蘭手裡拿過樹條子,柱子和小英趕忙跑瞭過來。

  「跪下!」男人吼道。

  男人扭頭問蘭蘭:「是誰不聽話?」

  蘭蘭有些膽卻,用手指瞭指小英,那男人輪起樹條子,劈頭蓋腦的就抽打小
英,小英隻有8歲,那經得起這樣暴打,疼的她不住的慘叫,她上前抱住男人的
大腿說道:「爸爸別打我瞭,我聽話,我聽蘭蘭的話。」

  男人停下手,他對柱子和小英吼道:「你們兩個聽好瞭,媽媽和蘭蘭讓你們
幹啥就得幹啥,要敢不聽話,看我不扒瞭你們的皮。」

  說完他蹲下來對蘭蘭說:「去玩兒吧,想騎誰就騎誰,誰敢不聽話就拿樹條
子抽他們。」

  男人說完起身回屋去瞭,蘭蘭也沒瞭興致,隨著男人一起來到瞭屋裡。

  桂花看到剛才這一幕心裡非常高興,他心想難道自己真有這麼大的魅力嗎?
這麼短時間就讓這個男人為自己做出這些舉動?難怪梅姐對自己那麼有信心呢,
看來今後是得很好利用自己的姿色,好好享受享受瞭。

  「這兩個小野種,不揍他們就不老實!」男人一邊說著一邊走進來。

  「你看你這是幹啥呢?小孩子嗎,得慢慢管教,別生氣瞭,來,快吃飯吧。
蘭蘭餓瞭吧,來,到媽這來。」桂花安慰著男人,蘭蘭爬到炕上坐在桂花旁邊狼
吞虎咽起來。

  自從遇到梅姐,這孩子就象掉到瞭蜜罐裡,吃的好,穿的好,長得白白胖胖
的十分招人疼愛,蘭蘭雖然隻有8歲,但她卻十分聰明,既會討好大人,又會自
己找樂,小小年紀就有著強烈的支配欲望,她喜歡柱子和小英聽她的指揮,她最
喜歡玩兒的就是把他們當馬騎。

  吃罷飯男人出去幹活瞭,桂花把屋裡屋外收拾瞭一便,並悄悄打開瞭櫃子,
點驗瞭一下錢財,還真不少,她把那些錢包好瞭又重新放回到櫃子裡,她知道現
在不能動,早晚是她的。

  收拾停當桂花便出去找柱子和小英他們瞭,她要開始調教這兩個孩子,好讓
他們知道現在誰是這個傢的主人。當晚桂花便與男人睡在瞭一起。

  桂花她們母女的日子越過越舒坦,開始男人在傢的時候桂花不怎麼使喚那兩
個孩子,後來那兩個孩子被桂花調教得像兩個小奴隸似的,也就不在乎男人在不
在傢瞭,她也不拿那兩個孩子當人看,男人反而好像很喜歡她這樣做。

  柱子和小英十分懼怕桂花,開始他們以為這個新媽媽長得那麼好看,一定會
對他們好的,沒想到她比他們的爸爸還厲害。

  桂花打孩子不象那男人用棍子大呼小叫的,而是用雞毛膽子抽他們,那是一
根細細的竹條,抽在身上專心的疼痛,有時桂花帶著笑容連掐帶擰那兩個孩子,
掐得他們渾身上下青一塊紫一塊的,還不許他們哭叫,所以桂花讓他們每天都很
恐懼,生怕哪件事沒做好,著來桂花的毒打。

  現在柱子和小英每天都要幹很多活,還要伺候桂花,哄蘭蘭玩兒,稍有不慎
不是挨打就是不給飯吃。

  蘭蘭每天象個小公主,現在她隻要一叉開腿喊一下柱子或小英的名字,他們
就會立刻鉆到蘭蘭的胯下,給蘭蘭當馬騎著玩兒,有時她要媽媽騎著柱子,他騎
小英玩兒騎馬比賽,桂花也很喜歡玩兒這個遊戲,而且她發現柱子馱著她爬的時
間越來越長瞭,這讓她很開心。

  每到晚上睡覺時,桂花把蘭蘭哄睡之後便開始享受小英的服伺,開始她隻是
讓小英給她洗洗腳、捶捶腿什麼的,後來有一次激起瞭她對小英的興趣,那是一
天晚上,男人又要與她,桂花故意掉著男人的胃口,嬌滴滴的說道:「人傢累瞭
一天瞭,渾身酸痛死瞭。」

  男人馬上討好的說道:「那我來給你揉一揉,」說著便從被窩坐起來給桂花
做起瞭按摩,開始桂花也不吱聲,後來她感到很舒服,便不斷指揮起來。

  「輕點,這裡,那……」

  男人越揉越興奮,當他揉到桂花的下面時,竟控制不住用舌頭舔瞭起來,桂
花從沒受過這個,一下子躲開紅著臉說道:「你做啥嘛?」

  那男人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我想……我想舔你屁股,」

  桂花撒嬌說:「我不讓你舔!」

  男人說:「你不讓也不行!」

  說著撲上去抱住桂花的兩條大腿將腦袋申到瞭桂花的屁股上狂舔起來,那男
人用他那粗啦啦的大舌頭舔著桂花的肛門,開始桂花覺得奇癢無比,拼命掙紮,
慢慢地她覺得好刺激,好舒服,便撅著屁股讓男人舔,舔得她陰水橫流,驕哼連
連,此時那男人也達到瞭興奮的頂點,便迫不及待的與桂花翻雲做雨起來,兩人
如神仙一般的快樂。

  後桂花要撒尿,廁所在外面,她不願意出去,便沖男人撒嬌說道:「我要你
把著我撒尿!」

  男人從被窩裡坐起來說:「好,我去拿個盆來,」

  桂花忙說:「不用,叫小英拿來,」

  男人便把小英喊瞭進來,小英進屋見兩人光著屁股赤身裸體,急忙把頭低下
去。

  「愣著幹啥?快去拿個盆來!」桂花說道。

  小英拿著盆進屋時,男人已經坐在炕沿上,桂花坐在男人的懷裡,男人從背
後抱著桂花劈著兩條白胖的大腿。

  「死丫頭,過來接著!」桂花喊道。

  小英乖乖的端著盆對著桂花又白又大的屁股,隻見桂花的陰部一動,一股黃
色的液體噴到瞭盆裡,濺瞭小英一臉,看到小英的表情桂花和男人都哈哈大笑起
來,桂花更是笑得渾身亂顫,尿完後桂花感到有些尿流到瞭肛門那裡濕乎乎的,
便低頭笑著對小英說:「來,把媽媽屁眼舔舔幹凈!」

  小英抬頭看瞭看桂花,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瞭。

  「快舔死丫頭,想挨揍嗎?」男人吼道。

  小英不敢怠慢,急忙放下尿盆,把小臉伸到桂花的屁股,伸出小舌頭舔起瞭
桂花的肛門,桂花感到小英的小舌頭舔起她的屁眼是又一種感覺,那麼輕柔潤滑,
實在是舒服,她反手摟住男人的脖子,仰頭躺在男人的肩上,盡情享受著小英帶
給她的快樂。

  經過這次體驗,桂花晚上經常讓小英伺候自己。

  這天又是鎮上的大集,男人要去鎮上趕集,蘭蘭非要跟著去,桂花拗不過她,
男人也喜歡帶蘭蘭去,便把蘭蘭抱到驢背上兩人出門瞭。

桂花一個人百無聊懶,忽然想到這是一次享受的好機
會,便把柱子和小英叫到屋裡,讓柱子和小英上炕並脫得一絲不掛,她自己也脫
光衣服爬到炕上,小英已經習慣瞭,可是柱子卻被嚇的不知所措,面對桂花一臉
淫像,躲到一角卷曲著身體,桂花上前面帶笑容的使勁擰著柱子大腿內側,疼的
柱子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

  「我看你還躲。」桂花一面掐一面說道,面對兩個無助的孩子,桂花盡情的
發著淫威。

  「趴好瞭,先讓我騎馬玩玩兒,」說著便騎到瞭柱子的背上。

  「快爬!駕!」柱子馱著沉重的桂花在炕上爬來爬去,桂花不時笑出聲來。

  可能是桂花受的苦太多,從來沒有過愛,也可能是社會太黑暗,世態炎涼,
讓她這樣虐待孩子不僅沒有受到自己良心的譴責,反而卻從中獲得瞭極大的快樂
和享受,其實這就是人性所在。

  柱子馱著桂花在炕上搖搖欲墜的爬著,他覺得背上的桂花好重,炕好硬,每
爬一步他的膝蓋都專心的疼痛。

  桂花悠閑自在的騎在柱子背上享受著被人馱著的快樂,她扭著纖細的腰肢,
晃著肥胖的屁股,歡快的叫著笑著,兩隻碩大的奶子由來蕩去的好開心。

  柱子用盡瞭最後一點力氣,終於被桂花壓趴下瞭,他把桂花摔倒在炕上。

  這下可闖瞭大禍,隻見桂花翻身騎到柱子身上拼命掐著、寧著柱子,疼得柱
子在桂花的屁股底下不停的翻動,這讓桂花很興奮,桂花索性掉過身來,將肥胖
的屁股坐在瞭柱子的臉上,一邊扭動一邊說道:「給我舔屁股,不舔我扒瞭你的
皮。」

  柱子趕忙伸出舌頭舔起瞭桂花的肛門,他非常懼怕這個母老虎,她讓他吃瞭
太多的苦頭瞭。

  桂花立刻感到一個濕潤的舌頭在自己的屁眼滑動,這種感覺真享受,好舒服。

  桂花感到坐在柱子臉上不得勁,便側臥在炕上,柱子跟著桂花的屁股繼續舔
著桂花的肛門,桂花忽然發現小英閑在一邊,便對小英喊道:「你個死丫頭,過
來給我舔腳丫子,舔不好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快點!」

  小英不敢怠慢,急忙爬過去將桂花的腳趾含在嘴裡,桂花覺得好癢,用腳蹬
瞭小英一腳說:「輕點死丫頭,你想吃瞭我的腳呀?」

  說著把另一隻腳放在瞭小英的懷裡,玩弄著小英的乳頭,嘴角露出瞭一絲微
笑。

  桂花閉上眼睛享受著兩個孩子用舌頭為她服務,慢慢的她感到渾身發熱,兩
隻手情不自禁的摸向自己的乳房,下面可望著被刺激,她伸手抓住小英的頭發,
將小英的頭按在胯下說道:「死丫頭,快舔我那裡,快點!」

  小英將舌頭伸向桂花的陰部,桂花開始蛹動,呼吸也急促起來,她用粗壯的
兩腿使勁夾住小英的頭來回扭動,嘴裡喘著粗氣,不一會兒,一股液體噴射而出,
使桂花達到興奮頂點。

  而後癱在炕上,兩腿仍舊夾著小英的腦袋,沒有桂花發話小英不敢亂動,桂
花放開小英說道:「趕快給我舔幹凈瞭,還愣著幹嗎?打得輕瞭我看,還有你!」

  說著便給瞭柱子一巴掌,柱子和小英像兩隻小狗似的趴在桂花的胯間舔著,
桂花沒有想到這兩個孩子還能給她帶來性方面的快樂,她真是不想離開這個傢瞭。

  男人和蘭蘭趕集回來瞭,一進門蘭蘭就高興的跑到桂花眼前說個沒完,還說
叔叔給她買瞭不少好吃的,並扒著桂花的耳朵小聲告訴桂花說男人也給她買瞭東
西。

  柱子和小英沒有象以前那樣跑過來叫爸爸,他們知道現在自己在這個傢的地
位,男人也沒有問道那兩個孩子,而是來到桂花面前掏出給她買的首飾,並問道:
「喜歡嗎?」

  桂花直接說:「給我帶上!」男人便笨手笨腳的給桂花戴好瞭首飾,看到桂
花嬌艷的樣子,男人情不自禁的把桂花抱瞭起來。

  蘭蘭拿著好吃的來到柱子和小英面前說:「誰聽話我就給誰!」

  柱子和小英眼巴巴的看著蘭蘭手裡的好吃的等著蘭蘭發話,蘭蘭說道:「學
狗叫,看誰學的象,」

  柱子和小英馬上「汪汪」的學起狗叫來,蘭蘭忙說:「不對,不對,狗是不
能站著的,趴在地上學,」

  柱子和小英馬上趴在地上叫起來,逗得蘭蘭哈哈的笑起來,那邊桂花還在男
人的懷抱裡,看到蘭蘭玩兒的高興便對蘭蘭說道:「狗是要牽著的,去找兩條鏈
子來,你一隻,媽媽一隻!」

  蘭蘭馬上響應道:「對!對!叔叔你幫我找好嗎?」

  男人放下桂花來到馬棚,找來瞭一條繩子和一條鏈子,桂花對男人說:「鏈
子結實拴柱子,繩子拴小英!」

  男人聽話的拴好瞭柱子和小英,蘭蘭牽著柱子和小英在院子裡溜著「狗」,
不時的喂著他們好吃的東西。

  桂花上前說道:「給媽媽一隻狗玩玩呀!」

  蘭蘭把柱子交給瞭媽媽,自己留著小英繼續玩「訓狗」遊戲。桂花牽著柱子
玩兒瞭一會兒覺得沒啥意思便和男人回屋去瞭。

  桂花覺得她已經控制瞭這個傢,應該盡快把情況告訴梅姐,於是,她便托人
用暗語給梅姐寫瞭一封信,男人趕集時將信遞瞭出去,他竟不知道這是葬送他消
息,還以為是桂花寫給她姨媽的信呢。

  不到半個月,梅姐便一身珠光寶氣的出現在他們面前,男人當時被梅姐的氣
質鎮住瞭,桂花介紹說:「這是我姨媽,姨父是個珠寶商人,經常去國外做生意,
雲雲。」

  那男人聽得是懂非懂的連連點頭,由衷的敬佩。

  當晚桂花便安排梅姐和自己住在一起,把這裡的詳細情況都告訴瞭梅姐,梅
姐喜笑顏開的說:「有這樣的好事就讓我也來享受享受吧,反正是到手的鴨子飛
不掉的,啊?哈哈……」

  第二天早上,日上三竿,太陽都快照到桂花和梅姐的屁股瞭,兩人才從睡夢
中醒來,她們昨晚親親熱熱的一直嘮到後半夜才睡去。

  梅姐掙開眼睛就對桂花懶洋洋的笑道:「妹子,快叫你的小奴隸過來伺候伺
候我呀。」

  桂花抻著懶腰說道:「好,我的姨媽。」

  便沖著窗外喊瞭聲:「小英!」

  隨著桂花的喊聲,蘭蘭第一個跑瞭進來吵著要吃糖葫蘆,隨後那男人和柱子
跟著小英身後也一同進來瞭,好像他們終於等到瞭召見似的。

  男人見兩人還躺在被窩裡,急忙低下頭去。

  男人自打昨天見瞭梅姐後便總想多看她幾眼,漂亮的女人他見過很多,但是
他覺得梅姐卻與眾不同,具體那裡不同他也說不清楚,他覺得梅姐有一種勾魂的
魅力,她衣著華麗、體態豐滿,皮膚細膩、白裡透紅,就連走路的姿勢都那麼好
看,尤其是那一雙美麗的眼睛,好像看透瞭他在想什麼似的,讓他心跳加快。

  「誰讓你們都進來的?出去!小英留下。」桂花生氣的喊道。

  蘭蘭撒著嬌,繼續吵著要吃糖葫蘆,桂花吩咐那男人說:「她爸,你帶蘭蘭
去給她買去。」

  男人應瞭一聲便帶著蘭蘭和柱子出去瞭。

  小英萎縮在墻角。

  「還愣在那裡幹啥?脫瞭衣服,爬到炕上來!」桂花沖小英說道。

  小英趕忙脫掉衣服來到炕前,桂花上前一把掐住小英的臉說:「伺候不好我
姨媽看我不扒瞭你的皮,上來!跪在那。」

  小英爬上炕低著頭膽卻的跪在一邊,桂花和梅姐把被一掀坐瞭起來,她倆白
胖豐滿的身體與小英的黑瘦形成瞭鮮明的對比。

  桂花對梅姐說:「姨媽,先讓小英給你舔舔腳看舒不舒服,」

  梅姐回答道:「嗯」便把腳伸到瞭小英眼前。

  梅姐對這樣的服伺很習慣,她曾經在一傢被五個從幾歲到十幾歲的孩子伺候
瞭半年多,那五個孩子和他們的父親被她調教得就像她的奴隸一樣,每天讓她隨
心所欲的使喚,但是為瞭騙取更多的財富,她最後還是卷走瞭那傢的全部財產,
離開瞭那段舒適幸福的生活。

  小英馬上把梅姐的腳趾含在嘴裡,剛舔瞭幾下,梅姐就笑著抽回腳說道:
「好癢!」

  梅姐有一段時間沒有享受的這樣的服伺瞭,小英跪在那裡不動,桂花上前使
勁擰著小英說道:「死丫頭,你沒手沒腳瞭你,一動不動的你!」

  小英趕緊爬到梅姐腳前,抱起梅姐的腳將腳趾含在嘴裡,梅姐後仰用兩手撐
著炕,桂花挪到梅姐身邊,梅姐一歪身躺到桂花懷裡說道:「嗯,滿舒服的,你
的小奴隸不錯嘛。」

  「那你就好好享受享受吧,」桂花說道。

  小英賣力的舔著,桂花在一邊指揮。

  「順著腳往上舔!」小英便順著梅姐的小腿往上舔著,她每次伺候桂花就是
這樣,一直舔到桂花高潮為止。

  小英一點一點的向上,舔到梅姐的大腿內側時梅姐感到瞭一種強烈的刺激,
不自覺的翻動著豐夷的身體,小英不敢停頓,她像伺候桂花一樣,將腦袋埋在梅
姐肥胖的屁股裡,舔著梅姐的肛門,梅姐感到更加刺激,她反手摟住桂花,呼吸
開始加快,她不停的扭動著肥胖的屁股,小英把頭伸進瞭梅姐胯下,舔著梅姐的
陰蒂,梅姐嬌哼不斷,兩條肥胖的大腿緊緊夾住小英腦袋不停的扭動。

  梅姐的性欲遠比桂花強烈,她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齡,始終單身一人,本來就
沒有正常的性生活,加上她那個非正常的職業,使她的一切都扭曲瞭,她是一個
邪惡的女人,尤其表現在性方面,她有一種破壞心理,喜歡折磨對方,看到對方
為她而感到痛苦時她才會興奮,這種心理開始主要表現在精神方面和成年男人身
上,到後來就發展到瞭所有人和對肉體的虐待。

  在她「放鴿子」的生涯中,不知有多少人為瞭滿足她的快樂而承受過非人的
折磨。

  在小英還剩下一口氣的時候,梅姐終於癱在瞭炕上,興奮使她滿臉通紅,喘
息不止,她松開兩腿蹬開小英仍舊躺在桂花懷裡。

  「妹子,姐沒看錯你,果然是個人才。」梅姐滿足的說道。

  桂花踹瞭小英一腳說道:「穿上衣服出去吧。」

  然後對梅姐說:「那就在這裡多住些日子,等你享受夠瞭再離開。」

  梅姐楊頭看瞭看桂花問道:「怎麼?舍不得那個男人啦?傻妹子,這福還有
享夠的時候嗎?告訴你吧妹子,這一個傢庭一種口味,今後這福有你享的。」

  桂花忙說:「看姐姐說的,我那有舍不得,我是覺得這傢人挺老實,想過幾
天舒服日子。好瞭,我聽姐姐的安排。」

  梅姐安慰道:「放心吧妹子,就憑你這俊模樣到哪傢都能過上舒服日子。起
來吧,出去轉轉去,我有好些年沒到山裡來瞭。」

  桂花和梅姐來到院子,桂花見柱子一個人在喂牲口,便對梅姐說:「蘭蘭還
沒回來,等一會兒讓她爸套上車拉著咱們轉轉,」

  「嗯,這院子滿大的嗎,那個男孩子就是給你當馬騎著玩兒的嗎?」梅姐邊
回答邊指著柱子問道。

  桂花笑著回答道:「是呀,挺好玩兒的!」

  說罷桂花把柱子喊瞭過來,柱子知道桂花又要把他當馬騎,趕忙趴在地上。

  「呦,這孩子讓你教訓的不賴嘛!」梅姐笑道。

  桂花對梅姐說:「你騎著玩兒玩兒,可好玩兒瞭。」

  梅姐回答道:「我還不知道好玩兒?你這一點倒像我,來,扶我一把。」

  說著梅姐便跨上瞭柱子背,將渾圓的屁股壓在瞭柱子的腰上,她上下顛瞭顛
說道:「這孩子挺結實的嗎?」

  然後抬起雙腳用手拍瞭一下柱子的屁股喊瞭一聲「駕」,柱子便馱著梅姐爬
瞭起來,梅姐130多斤的份量讓柱子每爬一步都很吃力,梅姐悠閑自在的挺開
心,她全然沒有顧及到柱子的痛苦。

  「哎,桂花,去找個鞭子來呀,他爬得太慢瞭。」梅姐喊道。

  桂花急忙笑著說道:「有,有,我去拿!」

  桂花回屋拿瞭一隻馬鞭遞給瞭梅姐,隨後喊瞭一聲:「小英!」

  小英急忙跑到桂花眼前。

  「趴下!」桂花不能眼看著梅姐玩兒,自己閑著,她知道小英馱不動自己,
可男人不在隻能拿她過過癮瞭。

  桂花將肥胖的屁股坐在瞭小英的背上,她雙腳沒離開地面,「爬!快爬!駕!」

  桂花雖然沒有把全身的重量壓在小英的身上,小英也是搖搖欲墜,沒爬幾步
就趴下瞭,桂花站起身踢瞭小英一腳說道:「沒用的東西,起來!」小英趕忙爬
瞭起來。

  這時男人和蘭蘭回來瞭,男人見梅姐騎著柱子愣住瞭,蘭蘭看到這場面可高
興瞭,她舉著糖葫蘆跑道桂花眼前說:「媽,這是我的馬,她馱不動你的,」說
著騎到瞭小英的背上。

  男人走到桂花眼前不知道說什麼好。

  「怎麼的?心疼瞭乍的?」桂花沒好氣兒的問道。

  「不是,不是,我……我……」男人支支吾吾的,桂花明白瞭男人的心思。

  梅姐從柱子背上下來有些餘興未盡。

  「這孩子蠻好玩兒的,就是力氣小瞭點。」

  她邊說著邊笑呵呵的來到桂花她們跟前,男人傻乎乎的盯著梅姐看,由於剛
才的運動和興奮,使此時的梅姐面如桃花、千嬌百媚。

  桂花看得明白,她知道男人見到梅姐這個大美人又開始犯賤瞭,她對男人說
道:「還不快趴下給我姨媽當馬騎著玩兒玩兒,讓我姨媽高興高興!」

  男人忙說:「對,對。」

  說著趴在瞭梅姐眼前,梅姐心裡有數,表面卻裝作驚訝的說道:「呦,這讓
我怎麼受得起呢?」

  桂花與梅姐擠眉弄眼的說道:「姨媽,做晚輩的有這份孝心,您老人傢就享
受享受嘛,來,我扶著您!」

  梅姐假惺惺的說道:「你看這剛見面,這可真是的。」說著便抬腿跨上瞭男
人的背,把男人騎在瞭屁股下面。

  像這樣的遊戲梅姐以前不知道玩兒過多少次,她非常喜歡把男人當馬騎,她
喜歡控制男人就像控制她屁股下面的馬一樣,按照她的命令行事,在給她帶來精
神和肉體上雙重享受的同時,炸幹男人的錢財。

  盡管梅姐比桂花重很多,可那男人馱著梅姐爬行的速度卻很快,他馱著讓他
達到崇拜地步的女人,他太興奮瞭,他從小就是在山裡長大的,他有的是力氣,
他爬的越快梅姐就越高興,梅姐完全沉浸在快樂中,她一邊叫著笑著一邊不停的
用鞭子抽著男人的屁股。

  這場面很快感染瞭桂花,開始桂花跟在他們後面催著男人快爬,後來幹脆也
騎到瞭男人的背上,男人爬行的速度雖然慢瞭下來,但是勁頭十足,梅姐和桂花
隨著男人的爬行動作而晃動著,她們吆喝著、笑著,看上去那麼悠閑自在。

  那個男人在兩個豐滿女人的屁股下面拼命的爬行,他知道他爬得越快她們就
越高興,他喜歡聽見她們在他背上的笑聲,這笑聲盡管是給她們當馬在地上忍著
膝蓋流血的疼痛爬行換來的,可他的心裡卻得到瞭一種從未有過的滿足,他根本
不懂這是為什麼,他就知道這樣他很喜歡、很快樂。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shinyuu1988 於 2010-10-17 15:32 編輯 ]日啊         什麼鳥書啊  不好啊

心理肯定是變態最毒婦人心,感覺寫的不是很精彩,支持LZ怎麼有頭無尾的,後面怎麼樣啊,有點變態奧呵呵,太惡毒瞭。感謝樓主,挺不錯的~呵呵,文中男的不是太抵觸。如果能寫他奮起反抗就好瞭!好無聊的文章,寫的很亂,思想也太過極端瞭!沒有結局瞭?感覺不是很完整的一篇文章啊。感覺隻是一個開頭,期待後面的內容可以盡快發佈好像剛開始的樣子,希望能繼續寫下去哦,故事還是很新穎的額。真的是最毒女人心。太狠瞭。可憐呀。不過我喜歡。

上一篇:【紅鷹女子足球俱樂部】
下一篇:【屋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