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 推薦 精選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龍媚虎俏】(04)【作者:yjh67757276】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羅術的冒險】(91-120)【作者:道格提督】

下一篇:【劇變世界】(07)【作者:刑天舞】


作者:yjh67757276
字數:9044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四)

  那天是十二月的嚴冬,天地凝霜,蒼茫世界,雙目中的一切事物都被披上瞭
鵝襖,白茫茫,雪蒼蒼。

  雪花飄落在神劍山莊,那雙晶瑩如黑珍珠一般的眸子,映入這白雪皚皚的冰
天世界,雪很美,但它更願意滴落在那凝脂一般溫潤的肌膚上,靜靜地融化,與
之融為一體。

  華貴的絨毛貂袍絲毫也蓋不住那份傾國傾城的美貌,唐千花,武林中的一個
美麗神話,就連皇帝也有過那份對她的好逑之心,而她的美卻停留在瞭一個普通
男人的身上,蕭凡劍。人人都覺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誰知蕭凡劍遇上唐千花,
不在平凡,闖劍陣,拜劍聖,拿神劍,得劍莊,訓劍侍,結各派,成盟主,終成
人中龍,揮正義,敗魔教,與萬裡一起擊敗魔功蓋世無月教主,成瞭另一段武林
神話。

  那時幕龍6歲,他總會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母親,回想著自己父親的英雄事跡,
幻想著,迷戀著「母親好美,龍兒長大能成為父親那樣的英雄嗎?」那一身窈窕
可人的背影,那一頭星空銀河般的頭發。

  「娘……」幕龍叫瞭一聲「龍兒在這裡」幕龍笑容微現,踏著雪痕,向自己
的母親奔去。

  她聽到瞭他的叫喊,緩緩側過臉龐,那白皙如雪的臉頰一點一點地在幕龍的
雙眼中浮現……

  睜開眼睛,從夢中醒來,看見得並不是自己母親,但也是一張優雅美麗的臉,
幕龍察覺到自己失態,馬上從靠椅上站瞭起來,雙手拜道「艷娘老師,我……不
小心睡著瞭,抱歉」

  「呵呵……」艷娘玉手遮嘴,傳出一陣輕笑「公子,你真是越來越漂亮,奴
傢才是一不小心看入迷瞭」

  「……」幕龍臉上浮現緋紅,顯得羞澀,的確練功一段時間後,自己皮膚越
發光滑,體毛盡脫,雖說自己以前有些比弟弟白凈些,但跟艷娘比起來還是相形
見絀,沒想練九陰真經一月有餘,肌膚已宛若女子般美麗。

  「嘻嘻~ 光看公子臉蛋已有幾分姿色,若能穿上女裝,定有一番艷景」艷娘
靠近幕龍,行到身後,看著比自己矮上幾分的少年身形,摸上幕龍的雙肩「隻不
過這男人肩膀卻是長得寬瞭些,而且……」艷娘摸下幕龍的身子,撫過腰處,行
至大腿「這裡太平,毫無曲線,大腿跟腰都連在瞭一起」艷娘搖頭說道幕龍緊張
萬分,立馬閃瞭個身,面向艷娘「老師不要拿學生開玩笑瞭」還是彬彬有禮。

  「哼~ ,奴傢給公子說個信息吧」艷娘嘴角微微一揚,別有深意「魔教被趕
出中原,在這之前,傳言教主無月每月都要幾位有功力而且長相美麗的女子,稱
為肉女。」

  幕龍提起興致,自己看到母親好似要被抓走的樣子,看來傳言可能是真的
「為什麼?奸淫之用嗎?」

  「那奴傢不知,但我知道隻要被抓走的女子,出來後就會變得淫蕩無比,是
人皆夫的那種。既有功力,又有美貌,自然幾大掌門的妻女都被抓去過,想想是
男人這樣的氣都受不瞭,激起瞭武林公憤,你母親唐千花看來也是被看上瞭,所
以才造成蕭凡劍滅魔門的舉動,就此結下瞭梁子」艷娘說得動聽詳細。

  幕龍詫異,立馬靠向艷娘,有些激動「你是從哪裡聽來的」看艷娘沒任何功
夫底子,應該不是武林中人,難道是去過魔教那邊的?

  「奴傢可是聽到很多枕邊話哦,本無興趣,卻要偏偏講給奴傢聽,正教,魔
門,七雜八派的」艷娘找瞭個位子,溫雅地坐瞭下來,紅唇微笑,神情泰若「幸
好奴傢沒有武功,教主也看不上」

  說得有理,幕龍一下子消除些對艷娘的懷疑「那老師,你可曾聽到進入魔教
的途徑」魔教已被驅除中原,獸窮則囓,他們襲擊自己傢,已是竭盡力量報復,
過後全部逃亡到瞭西域,魔教本不好惹,現在又退回老巢,當瞭地頭蛇,雖然武
林正派對神劍山莊感到憤怒,但大多是有心無力,隻能等魔教再次進犯,才能進
行聯合,但是那可不知等到何年何月,甚至可能這輩子魔教都不會再來進犯中原。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幕龍隻能另尋他法。

  艷娘抿嘴對幕龍別有深意的笑瞭一下「不是已經說過瞭嗎?現在隻有肉女才
能接近教主無月」……

  「娘,龍兒很喜歡你,求你不要走,為什麼,你和爸爸去哪?我要跟著你們」

  「娘,龍兒不會惹你生氣瞭,弟弟也不會,別走,別走」

  幼小的男孩摔倒在雪地裡,前面的兩位至親之人的背影緩緩消失在雪影中。

  「哪裡來的小姑娘」忽然,不知拿來的黑色大手把年幼的幕龍提瞭起來。

  幕龍驚恐害怕,小眼睛瞟著四周,隻見一群黑影惡人把圍著嚴嚴實實。

  「哈哈哈,原來是個小屁孩,沒事……臉長這麼秀氣,塗上點胭脂,絕對漂
亮」

  「哈哈哈,那唐千花,自殺確實可惜,這小娃兒繼承她臉的幾分姿色,先把
他給教主嘗嘗」

  「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口笑聲徘徊於耳,是嘲笑,是哄笑,是惡笑,幕龍捂起瞭耳朵,但那股笑
聲還是止不住,傾斜在自己腦海裡。

  「啊!」從噩夢驚醒過來,幕龍揚起半身,虛汗連連,寢衣已被汗水打濕,
白佈透出汗漬。

  幕龍雙目還是驚恐,待片刻後,才知是夢,呼吸平穩下來,然後他四處望瞭
望,外面已是晨亮,陽光透過紙窗照射出屋內的一片祥和。

  沒事,幕龍想後,雙腳邁出被窩,穿上雙木屐走去梳妝臺前,整理一下自己
的狼狽,坐下圓木凳,雙眼看著鏡中自己。

  頭發凌亂,但五官標志,眉星劍目,英氣非凡,但是幕龍從俊裡面卻看到瞭
美,皮膚變白是一會事,而且臉型越發瘦美,好似被修整過一樣。

  「隻有肉女才能接近教主無月」艷娘的話又響起在幕龍耳邊,他望瞭望妝臺,
一盒上號的胭脂就擺在那。

  這是唐萬裡送給艷娘的禮物,昨天精神全在魔教情報上面瞭,一時忘瞭代唐
萬裡送給艷娘,這時昨天艷娘的一席話又浮現在他的腦海裡。

  要等多久?如果練好武功,魔教還是不來,那怎麼辦!難道把無月教主老死?

  幕龍焦慮瞭,他打瞭一下鏡子,然後眼睛死死地盯著那盒胭脂,手經不住誘
惑,伸瞭過去,打開瞭盒蓋,裡面艷紅的料膏通過晨光色彩更為鮮明,幕龍伸出
兩指緩緩靠近,在觸碰到的一剎那,好似內心湧現瞭什麼。

  然後兩指摸瞭摸,生疏地塗在瞭自己臉上,臉頰的兩邊憑感覺勻瞭勻,再在
嘴上用根手指摸瞭摸紅雲,畢竟頭一次,把握不到火候,裝束濃艷,但是因為面
容姣好,又是自己所畫,總覺得漂亮,看瞭幾次,還擺瞭幾個嫵媚的表情。

  大風吹來,自己房門大開,唐萬裡那偉岸的身軀赫然隨風大現,目露兇光,
臉上示意著強烈的殺氣,那背著雙手,俯瞰眾生的姿態,讓人望而生畏。

  而他剛剛看到慕虎用自己女兒的東西進行自淫,現在到幕龍房間,見一位濃
妝艷抹,陰陽惡心的少年搔首弄姿,心裡是何種姿態。

  「舅……舅……父」幕龍慌瞭神,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解釋。

  「妖孽!老夫斃瞭你」隨即,右手掌風開始彙集,身法迅雷,晃眼一下,唐
萬裡身姿已然鶴立在蕭幕龍面前。

  幕龍見狀已然不可回避,如若在不出手,這種距離,應唐萬裡的功力,必然
一擊致命,他立即左手使用本門功夫,擊向唐萬裡。

  唐萬裡本可瞬間出手,但是待幕龍反應過來,讓他先出手時,自己右手開始
擊出,目標不是其他致命要害,而是要與幕龍的左掌相懟。

  孩童的小手與成人的大手合在瞭一起,唐萬裡察覺不對,四分掌勁又撤去三
分,自己三分力和幕龍的力量一下回到自己身上,一時難受,退瞭好幾步,行至
門處,用門檻站穩身形,左手捂著胸口。

  而幕龍更慘,整個身體飛瞭出去,撞在墻壁上,摔落在地上,然後爬起身來,
嘴角溢出鮮血,但沒有什麼大礙,雙目有神,沒看自己,先是看向門口的唐萬裡。

  幕龍卻是一時瞪大眼睛,不覺疼痛,甚至還有些興奮,他隻是一個十二歲的
少年,居然接下武林第二的唐萬裡一掌,還能把他震退些許,這難道不該高興嗎?
一下子喜悅之情現在瞭臉上,從著唐萬裡露出瞭微笑。

  笑什麼!你是在笑我?媽的!果然是蕭凡劍的種,有他的爹幾分樣子,在笑
我的醜陋?笑我被你搶走唐千花?還是在笑我最後也是得不到千花的失敗者?

  看見幕龍的笑,莫名的火氣沖昏瞭唐萬裡的腦袋,他走瞭上去,雙目怒視。

  幕龍見狀笑容立馬消失,換上來的是極其的緊張「舅父,聽我解……」

  「你們兩兄弟,一個拿我女兒的東西手泄,一個在我山莊裡扮女人!」唐萬
裡怒吼瞭一聲,朝著還在地上的幕龍提出瞭一腳,因為沒用功力,當心不瞭傷及
生命,所以自然用上瞭勁,用以發泄自己對他爹的不滿。

  幕龍聽到慕虎手泄時一聲蒙瞭,還沒反應過來,腹部傳來一陣痛擊,阻絕他
的呼吸與聲音,氣絕難受。

  唐萬裡蹲下,在幕龍沒喘上幾口氣,抓起那頭黑發,把他身體提瞭上來「唐
千花嫁到你們傢,你們父子個三人還他媽保護不瞭!」失親之痛又一次加大瞭他
的憤怒。

  「啪!」幕龍臉頰被狠狠地扇一耳光,雙耳頓然發鳴,因為力量過大,身體
又向左邊,撞翻桌椅。

  這個感覺,就如同自己親手虐待蕭凡劍,一切的不滿,一切的憤恨,都在這
時候集中在瞭唐萬裡對幕龍的施虐上。他又是跟瞭上去,還沒乘幕龍回復過來,
緊跟一踢,這一腳可要瞭幕龍的命根,雖然沒用上功力,但一個成年男子的力道,
用在一個小孩兒的陰囊上,這怎麼可能經得住,並且力量正中門襠,把幕龍整個
身子都踢出去的幾丈之遠。

  「啊~ 」幕龍淒哀地慘叫瞭一聲,內心的害怕升到瞭頂點,緩緩地爬起,生
恐地看著正在興頭的唐萬裡,年幼的身子骨向後緩緩挪動。

  唐萬裡興頭正盛,像魔鬼一般又向幕龍靠去,隻見幕龍一邊口齒不清一直低
喃著好似對不起的聲音,一邊蠕動著自己身體向後退。他繼續向幕龍走去,這樣
的幕龍,簡直就是蕭凡劍在向他求饒一樣,甚是滿足,唐萬裡步步靠近,幕龍挪
挪後退。

  突然,唐萬裡足下察覺有點濕粘,他順著幕龍身體移動的軌跡,幕龍挪動的
臀部擦出一條水漬,他失禁瞭。唐萬裡定睛看向這黃污水,裡面還滲著一些鮮紅
的血跡,看來剛才那腳確實用力過猛瞭。

  「對不起,對不起……」幕龍腦袋被恐懼占滿,身體終於挺不住瞭,一下腦
袋全空,倒瞭下去。

  就這樣,幕龍昏迷瞭幾個時辰,他又做夢瞭,還是噩夢,但這次噩夢的對象
卻是自己的舅父唐萬裡,唐萬裡在夢裡變成瞭野獸,惡魔,像個瘋子一樣追咬著
他!不分青紅皂白,把母親的仇全部推到瞭他們父子三人身上。

  「娘……救我……」一下,說出精神寄托後,幕龍的眼睛睜開瞭。

  「幕龍,你醒瞭?」熟悉的聲音響起,這聲音又喚起內心的恐懼。

  「!」一眼看去,唐萬裡就坐在他的床旁,一個縮身縮到瞭床腳「對……對
不起」口中模糊低喃著。

  「別怕!」唐萬裡,右手向下放瞭放,示意現在沒事瞭「艷娘跟我說瞭,說
給你講瞭些魔教肉女的事,她難道像你提出裝成肉女混入魔教」唐萬裡左手招瞭
下。

  這時艷娘走瞭上去,拜瞭一下幕龍,點頭示意已告知唐萬裡詳情。

  幕龍見有艷娘一起,心情頓時平復瞭些,雙眼迷離地向唐萬裡點瞭點頭「哈
哈,傻孩子,說清楚不就好瞭」唐萬裡沒任何悔意地大笑瞭一下「要怪就怪幕虎
那小畜生,用我女兒的東西手淫,把氣出在瞭你身上,我練得又是七煞功,脾氣
自己也不好控制……,那小畜生,我要教訓一下。」唐萬裡自身沒沾責任,全推
到瞭幕虎身上。

  「別!」幕龍聲音又高調瞭一聲,這還得瞭,依幕虎的性格,絕對會被打得
半死「舅父……幕龍小小年紀不懂事,看在我的情況上,求你饒過他這一次吧」
話裡的意思,我都被你打成這樣瞭,饒瞭我的弟弟吧。

  唐萬裡當然聽出話裡有話,但眼睛中又升邪意「嗯……好吧,隻是我不想你
們忘瞭自己的仇,這件事我就當這樣過去瞭,幕虎我隻是會嚴厲些,不會動粗,
而你幕龍,是不是真想男扮女裝進入魔教替母報仇」唐萬裡雙眼變得嚴肅認真,
看著幕龍,壓著幕龍。

  幕龍跟唐萬裡雙目對望,心升恐懼,側過臉龐「嗯~ 」應身點頭。

  「好~ 」唐萬裡站瞭起來「那就讓艷娘叫你些技巧~ 但是你要記住」唐萬裡
眼睛別向幕龍,雙目有著明顯的殺氣「你母親的仇就是我的仇,不共戴天!我不
是你們的慈父,若果你也像你弟弟一樣懶懶散散,那你的懲罰,我都會在你弟弟
身上連本帶利都討回來!我希望兩個互相能夠勉勵」

  「!!」壓力,這番話幕龍感覺自己的弟弟成瞭人質一般,頓時鋪蓋上又侵
出水漬,在白白的棉被緩緩擴散,幕龍他,又失禁瞭。

  夜晚,艷娘沒在教舞,因為幕龍被毆打的傷勢過重,她拿上瞭上好的金瘡藥
正在給幕龍塗抹……

  「兮……」艷娘的動作很柔,但身上的大塊淤青也是經不住,幕龍吸瞭口冷
氣,但沒叫出聲,內心還是多堅強的。

  「傻孩子……」平常以笑容待人的艷娘,看著自己徒兒身上的傷痕,不免愁
容起來,搖頭痛惜「你這個舅舅可不是好人,你這麼一答應,就淪為他的工具瞭」

  幕龍好似明白,但毫不在意「我知道舅父一直都很疼我娘,對我爹和我們兩
沒有一次好眼色,母親自盡,舅父肯定把一半責任推到我們父子身上,我們兩兄
弟能在這裡住下,都覺不可思議。」唐萬裡對唐千花那非比尋常的愛,和對蕭凡
劍那莫名其妙的恨,幕龍早已察覺「他在利用我,我也同樣在利用他,反正我們
共同擁有的是對魔教的仇。」這點說的在理,但並不是真相。

  「哎~ 」艷娘嘆瞭一口,這樣的心機和仇恨,在這樣的年齡實在是太可憐瞭
「這個山莊的女主人死後,唐大俠就變得越來越有問題,逛窯子成瞭常興,這倒
沒什麼,關鍵隻要不滿意或不高興,輕則打得鼻青臉腫,重則就傷殘在床」艷娘
微微露出胸口傷痕給幕龍看瞭一眼。

  幕龍眼睛瞪開,沒想到艷娘這樣的天資絕色,唐萬裡居然都不玲香惜玉,那
自己見識到唐萬裡的真面目,簡直就是如履薄冰,一想以後萬一犯什麼,這頓毒
打的恐懼又浮瞭上來,渾身微微顫抖。

  艷娘見著幕龍鋪蓋上又現出水漬「怎麼……你那裡的傷重嗎」

  幕龍一見,也不小的歲數,又尿床,臉上紅暈雙霞,不由得低下頭。唐萬裡
那腳厲害,把幕龍下面踢出瞭問題,腫大不說,還完全憋不住尿,心裡有點害怕
就會流。雖然這件事艷娘已經看過受傷陰部,也上過藥,但讓一個男孩子當著一
個女人的面在床上尿床著時讓人害羞。

  次日,為瞭幕龍能夠安心女裝,唐萬裡遣走瞭大部分的傢丁,隻留下些聾啞
的傢丁,就連唐玉也找瞭個理由安排出去,讓幕龍能夠不顧他人的眼光安心修煉,
學會如何做一個女人。

  千錘百媚也確實厲害,身高倒是不變,幾月下來體型卻縮瞭一圈,寬寬的肩
膀變得窄小,幾處僅有的肉肌消逝,本是一位好男兒硬骨頭,卻生出瞭鮮艷的眉
骨,鎖骨,盆骨尤為鮮艷精致,臀腰之間練出優美曲線,柔和地與長白的美腿連
在瞭一起,型如細柳溪泉,婀娜多姿。

  時隔多月,唐萬裡多與幕虎接觸教授,不大註意幕龍這面,幕龍因為恥於自
己女人的變化,經常與幕虎避而不見,兩人相隔咫尺,卻是遠在天邊,幕虎被唐
萬裡督促的嚴厲,處處受限,說是練好武功才行。而幕龍,對好好男兒要去做女
兒身抱有芥蒂,產生瞭自卑,羞愧於見幕虎,另外個原因他挺怕見著唐萬裡的,
這段時間艷娘走瞭,對幕龍留下句「多多保重,小心唐萬裡。」

  一日夜晚,幕龍的房間空蕩蕩的,點瞭幾盞燈籠,使房間明亮些許,稍微有
瞭絲安全感。幕龍穿瞭一天秀白的睡杉和睡褲,因為是男性衣著,顯得寬大些許,
有點松垮,這幾日唐萬裡倒送來名貴的錦繡女裝,但心裡還是放不下自己男兒身
份,一直沒多大理會,「到時候再穿也不遲」的想法讓他一直擱淺這些華麗的漂
亮衣裳。

  他的一雙四五寸的小巧秀足泡在藥盆中,這雙小腳浸泡藥水幾月,已從以前
男兒大小變成這般精致,走路不宜把握平衡,不能過快行走,所以基本幕龍就沒
怎麼跑過瞭,總是小步行姿,十分幽雅。

  「咯吱~ 」一絲夏風吹進房內,窗戶被吹開瞭不少,幕龍白皙的臉頰側瞭過
來,那俏瞳輕瞥註意到,而後雙足慢慢抬出濁水,踏入木屐,緊瞭緊身上有些松
垮的睡衫,右手熟練地把那銀河瀑佈般的秀發撩向背後,邁著細步,猶如閨房佳
人般慢慢走向窗邊。

  「喵!!」剛合上窗,一隻黑貓跳瞭出來,大叫瞭一聲。

  這一驚一乍可把幕龍嚇著瞭,捂著小嘴,急促退瞭幾步,本來沒什麼,但是
幕龍那凝脂一般的臉頰上顯出紅潤,變得滾燙,是因為膽小而羞愧?

  然而不是,隻見幕龍下體襠部佈料開始濕潤,慢慢擴散,明顯已是失禁,堂
堂男兒,舞勺之年,卻還像出生小孩般控制不瞭自己陽竅,泄出污漬,這才是讓
幕龍感到羞愧的事情。

  但實在沒法,唐萬裡那腳太狠,造成瞭陰傷,自己已然控制不瞭自己的尿意,
隻要收到驚嚇或害怕,簡直就是水門大開,傾洪而出,關也關不住,為此自己常
常還要洗自己的褲子,怕別人知道笑話。隨後幕龍順便用奶液凈瞭自己身體,換
瞭一套衣褲,準備睡前練一小會功。

  「砰砰……」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誰?」黃鶯般的清脆聲問瞭句。

  「我,唐萬裡」門外傳來雄厚的聲音。

  「!」幕龍的心提瞭起來,但經過時間的沖洗,還有這些月的照顧,已經對
唐萬裡的恐懼降瞭不少,壯瞭壯膽子,行進門處,打開瞭屋門。

  他不敢抬頭直視,一開始習慣性地用女態地屈膝禮準備問候,膝蓋微屈之後,
覺得不妥,進而雙手抱拳拜侯「舅父,晚好」

  「嗯~ 」唐萬裡沒說什麼,踏步進門,幕龍習慣性地把門關上。

  唐萬裡在屋內找瞭個位置坐下「慕虎這幾月進步很大,功力已有些小成」他
威嚴的臉上顯出笑容,這讓幕龍的心放下瞭許多。

  「這樣,我要看看你近幾月成效如何」唐萬裡終於不在掩飾自己的目的,跨
步撐開馬褂,為其留出位置「來,讓舅父觀摩下你」

  幕龍遲疑瞭數秒,又看向唐萬裡期待的眼神,想回避又回避不瞭,小心翼翼
地走瞭上來,站到唐萬裡面前。

  此時,唐萬裡已經色欲興起,看看面前這個小美人,臉若杏仁,膚若荔枝,
唇若櫻桃,眼若丹鳳,身高與男兒時並未變換,但體型已然嬌小輕盈,男裝衣物
像是披在身上一般,隨時可能滑落的感覺。

  「坐這裡,讓老夫看個仔細」唐萬裡拍瞭拍大腿說道,示意他坐下。

  幕龍沒法,扭瞭一下蠻腰,側著身子坐上那比他腰還粗的大腿,小傢碧玉般
低著頭,雙手放於膝蓋上。

  房內進來時已有香氣,幕龍坐在腿上那股幽香仙氣更是味美,讓人飄飄欲仙,
唐萬裡閉目吸瞭口,然後張嘴說道「我給你的藥都用瞭嗎」

  幕龍揚起腦袋,眼睛水靈,十分乖巧地點點頭,唐萬裡送來的都是美顏美膚
的藥,幕龍倒用得勤,才得如此水嫩。除此之外藥物還把幕龍聲帶弄得委婉動聽,
喉結幾乎消失,還長瞭胸……

  唐萬裡刻意地把幕龍的軟身子往自己這挪瞭一挪,使則靠上自己胸膛,右手
環上那細柳蠻腰,左手撫上那離地的雙腿,摸得細膩,挑逗。

  幕龍頓覺不對,立馬準備起身,隻見唐萬裡揩油的左手忽起,迅速點瞭幕龍
幾個穴道,讓其隻能呆呆地保持樣子坐在唐萬裡腿上。

  「舅父,你,你,幹什麼!!」沒有點啞穴,盈盈小口還是能發出聲音。

  「幕龍啊,既然要當女人,就首先學會接受男人,想啊,如果進瞭魔教,那
些好色之徒對你毛手毛腳的,你如果沉不住氣,那不就暴露瞭,所以舅父來幫你
一下」唐萬裡語氣中透著淫笑,眼瞳中透著猥瑣,一代大俠成為瞭流氓頭子。

  說後,環腰的右手,扯下幕龍右肩的佈衣,裸露出半身,膚色雪嫩,還透著
絲絲紅潤,更為美白,精致的鎖骨下一朵粉蕊綻放在眼前,周圍微微隆起的肉丘,
托起瞭那亮紛紛的紅翹。唐萬裡的手粗糙,摸在幕龍光滑的身子,真是愛不釋手,
一晃眼,從香肩撫摸滑向那隆起的肉丘,雖然不大,但已有手感,捏一捏,按一
按,揉一揉「舅父!我是你侄子,我是男的啊」幕龍還算理智,沒有被花言巧語
所騙,但自己被點瞭穴,隻能是熱鍋上的螞蟻,隻有滿臉羞澀的嚷著「不要~ 別
……」。

  唐萬裡現在根本沒把幕龍的話當話,反而是自己興致的調味劑,聽到後更加
興奮,於是腦袋貼上幕龍的俏臉,蹭著那暖嫩的臉頰。

  天啊,這是什麼情況,見唐萬裡本性露出,幕龍感到害怕,他一個十三歲的
少年根本隻知道這樣有什麼嚴重的後果,隻能從書上對這種違禁的龍陽之癖略知
一二,隻曉得字,哪知道意?一下,對未知的恐懼悠然而生,他會幹什麼,自己
會被打嗎?

  真是糟糕,下面又對害怕產生瞭反應,又是失禁,雖然連續兩次,量會少點,
但還是一灘水漬打濕褲子,讓唐萬裡頓時發覺,臉露笑意。

  一下子,羞愧之情寫滿幕龍臉上,蓋過瞭害怕,淚腺不自覺地溢瞭出來,在
眼角處緩緩流下,劃出淚痕,讓人見著好生憐愛。

  「喲喲……寶貝龍兒,怎麼哭瞭」唐萬裡幸災樂禍,心裡那個美,已經把幕
龍當成青樓女子來哄瞭。

  「~ 哼~ 」淚花不自覺流下,屈辱太甚,幕龍已不認自己舅舅,這像個畜生。

  「幕龍,實在不好意思,你實在太漂亮瞭,那這樣我讓你爽一爽結束如何」
唐萬裡覺得該把握尺寸,不能太急。

  「……」幕龍還是據不在張嘴,抽泣著臉,他也不知道唐萬裡那爽一爽的意
思。

  唐萬裡並沒給幕龍解穴,反倒把那污漬的褲子脫瞭,抱著木偶般的幕龍行到
床上,平躺放好。

  下半身脫光,光溜著美白的身子,隻見幕龍陰莖更為短小,陽頭都還沒出竅,
小蘿卜頭般可愛。唐萬裡蹲瞭下來,彎下身子,右手兩根手指黏起那未勃起的龍
陽,滑下包皮,粉鮮的龜頭立瞭出來,唐萬裡毫不客氣的張嘴含住。

  幕龍被定穴,完全不知下面發生什麼事,隻覺自己陽具好似被什麼又濕又滑
的東西舔著,這感覺從未有過的舒服,幕龍不像慕虎,純的可以,還沒自慰過,
因為包皮的緣故,陽竅都沒露過幾次,意外敏感,第一次被人口,不管男女,就
來瞭感覺,幾下過後腦袋一片空白,猶如登仙一般,釋放出自己的精水,一下整
個塵世好像瞭無牽掛。

上一篇:【羅術的冒險】(91-120)【作者:道格提督】
下一篇:【劇變世界】(07)【作者:刑天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