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 推薦 精選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賴上嶽母娘】(03)【作者:吳花殘照】

分类:人妻熟女   人氣:99999+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異陸戰記】(異世界ntr大冒險)(1~16)作者


      ***    ***    ***    ***
                第三章

  許善民也真能忍的,好幾次想向秦小璐追問她出軌的事,但話到嘴邊,都忍
住了沒說。他開始變得沈默了,在家裏總沈著個臉,跟妻子沒什麽話說。秦小璐
也察覺了他的這些變化,問他怎麽了?許善民悶悶不樂地說,沒什麽事,都是單
位上的事。秦小璐便安慰他幾句,也沒有起壹點疑心。

  許善民的悶悶不樂,不僅在于自己的妻子疑似出軌了,還在于他沒有辦法抓
到妻子出軌的證據。他嘗試過跟蹤,但是妻子是記者,到處跑的,跟蹤幾天累得
要死,還是沒有任何發現。他苦苦想著怎麽獲得證據,甚至想雇壹個專門捉奸的
偵探,結果沒有找到這麽壹家公司。

  正苦思冥想不得其法的時候,機會居然來了。晚飯後妻子說要去報社趕壹篇
稿子,他就悄悄地跟蹤了上去。妻子倒沒說謊,真的去了報社。許善民就在報社
門口對面的馬路上等,他抽著煙,來回地踱著步,眼睛卻壹直盯著報社的門口。
他想也許今天還是白搭了,妻子真的在單位加班。正在他考慮要不要回去的時候,
他看見妻子出來了。妻子上了壹輛出租,他眼巴巴地看著妻子乘車而去,而他卻
等不到第二輛出租。妻子跟丟了,許善民只得回到家裏。

  然而家裏空蕩蕩的,妻子並沒有回家。那麽妻子去哪裏了?

  許善民給妻子打個電話,秦小璐接了。許善民問妻子在哪裏?妻子說,我不
是說了在單位加班嗎?許善民心裏冷笑了壹下,他不想打草驚蛇,于是對妻子說,
回來的時候給他打電話,他開車去接妻子。妻子說不用了,她打的回來。妻子明
顯是撒謊了,電話裏有隱隱的電視聲,妻子此刻正在奸夫的家裏或者是酒店。他
想起上次在酒店門口看見妻子,猜想妻子在酒店的可能性比較大。那麽現在的問
題是,怎麽樣才能讓妻子無法抵賴。說妻子不在報社,後來去了某壹個地方,妻
子也可說去了領導家裏,送審稿子,自己總不能打電話去問妻子的領導吧?他需
要直接的證據。

  他去衛生間撒了泡尿,看見衣藍裏放著妻子出門前洗澡換下衣服,忽然想起
那次妻子洗完澡就把自己的衣服洗了的情節,心想,這不是收取證據最好的辦法
嗎?如果妻子是跟情人約會去了,那麽回來內褲上肯定會有男人的痕迹。他只需
等妻子回來,檢查她的內褲就行了。想到這裏,他那顆煩躁的心安定了下來。他
坐在沙發上等妻子回來,這期間,他還想了很多,如果妻子真的出軌了,他要離
婚嗎?肯定離。但他又想不出妻子跟自己結婚才兩年,感覺還是很恩愛的,怎麽
就出軌了,妻子也不是很隨意的人呀!也許妻子沒有出軌,是自己誤會了!

  就這樣等了壹個來小時,妻子悄無聲息地回來了。妻子回來的第壹件事,就
是去臥室取了衣服,去衛生間去洗澡。許善民當然不給妻子消滅罪證的機會,就
在妻子要關門的那壹瞬間,許善民擋住了妻子,閃身進去。秦小璐瞟了丈夫壹眼
說:我要洗澡了,妳出去。許善民強擠出笑臉說:好久沒洗鴛鴦澡了,我們壹起
洗吧。說著就去解妻子的衣服。秦小璐驚駭地弓著身,阻擋著丈夫的舉動:妳瘋
了,都老夫老妻了,妳發什麽瘋?許善民強行把秦小璐的裙子和內褲扒了下來,
壹看,內褲中央果然壹灘粘稠的汙物。這是什麽?許善民強笑的臉凝固住了,聲
音不大,卻甚是嚴厲。秦小璐頓時心虛,聶嚅著說:白帶,我最近白帶比較多…
…脫下來,我看看是什麽!

  在丈夫嚴厲的呵斥聲中,秦小璐脫下了她的內褲,許善民拿到鼻子下聞了聞,
說:是男人的精液吧?說說看,是誰的精液?秦小璐知道奸情敗露了,無話可說。
許善民又命令她說:把衣服都脫了。

  秦小璐脫光了衣裳,乳房上被吻的紅印還未消褪,許善民又說:不會是自己
弄的吧?

  秦小璐不知該說什麽,也不知道該做什麽。她默默地打開水龍頭,許善民哼
了壹聲,拿著秦小璐的內褲出去了。

  秦小璐洗著澡,不停地問自己怎麽辦?奸情是掩蓋不住了,承認?請求原諒?
要讓許善民原諒自己可能比較難,最壞的結果恐怕是要離婚。離婚?她不想離婚,
因爲她還深愛著許善民。

  她還是決定承認奸情,請求許善民的原諒。至于許善民原不原諒她,那只好
走壹步看壹步了。

  秦小璐洗好澡穿好衣裳,低著頭站到許善民面前。許善民坐在沙發上壹臉鐵
青,沙發的扶手上放著那條還未幹涸的蕾絲內褲。

  對不起,老公……秦小璐的聲音很輕,仿佛不是嘴裏發出來的,而是從喉眼
裏泄出來的。

  說吧,怎麽回事。

  秦小璐便把事情的原委說了壹遍,不過沒有說是秘書長,只說是市委的壹個
領導。

  妳的奸夫到底是誰?

  我不能說,我只能告訴妳是市委的壹個領導。

  不說我也不問了,我們離婚吧。許善民的臉上毫無表情,但語氣已充滿憤怒。

  秦小璐坐下來,拉著許善民的手好像有點撒嬌地搖動著:原諒我這次好嗎?
我知道錯了,馬上改,妳給我壹次機會。老公,我和他純粹是壹種交換關系,不
會有壹點感情存在,我愛的人只有妳壹個人,老公妳原諒我!

  這時候不要跟我提起愛這個字,妳不要去亵犢它了。離了婚,妳就可以放心
大膽地去當情婦,去做官,誰也幹涉不了妳,這不是更好嗎?明天我們去民政局
把婚離了,從此我們橋歸橋,路歸路,我不想跟妳吵架,我丟不起這個人。說罷,
許善民從臥室抱來壹床被子和壹個枕頭,扔在沙發上,自己回臥室,把秦小璐鎖
在臥室外。秦小璐躺在沙發上,壹夜沒有睡著。此時她才真正地後悔起來,悔不
該爲了自己的利益出賣自己的肉體,但是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第二天許善民要拉秦小璐去領離婚證,秦小璐死活不肯去。她說我們都冷靜
幾天好不好?反正這幾天她是不會跟他去離婚的。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徐東明打電話來,說是明天團市委去報社考察她,調動
的事很快就有結果了。秦小璐有些木然,但仍表示了感謝,徐東明說,感謝得有
實際行動,有好些天沒操她了,雞雞有意見了。秦小璐這時候不敢明顯地回絕,
只得說身子不方便,以後再說。放下電話,秦小璐忽然想起自己早該來大姨媽,
但是現在還沒有來,該不是懷孕了吧。她跑到藥店買了試紙,測試顯示是懷孕了。
第二天跑到醫院去檢查,醫生恭喜她已經懷上了,已經壞了40多天了。

  今年26歲的秦小璐結婚後壹直沒有懷孕,壹是想趁年輕多玩幾年,再則,許
善民的家裏是農村的,他姐姐剛生了二胎,他的母親帶孩子帶不過來。而秦小璐
的母親還沒退休,也沒有時間幫她帶孩子,所以這兩年壹直在避孕,只有在安全
期他們才不戴套套做愛。現在許善民姐姐的孩子也有兩歲了,他們也就不再避孕,
懷不上更好,懷上了就要。沒想到這回是真的懷上了。

  秦小璐明白,這孩子就是許善民的。懷了孩子,秦小璐挺高興,這回說不定
不用離婚了。許善民會讓她打掉自己的親骨肉嗎?

  回到家裏,秦小璐把懷孕的喜訊告訴了許善民。許善民並沒有好臉色,反而
嘲諷秦小璐:「這回妳那個奸夫該高興了吧?他居然讓妳懷孕了。我說妳最好別
打掉,孩子好歹是無辜的,妳最好是讓他趕緊離婚,妳好名正言順的嫁給他,把
孩子生下來。」

  老公,孩子真是妳的,我跟他也不過才20多天,妳看孩子都40天了。她拿著
醫院的檢查結果給許善民看。許善民看也不看,只是說,我們趕緊離婚,孩子是
要還是不要,妳們好早做決定。

  不管秦小璐怎麽解釋說孩子是許善民的,許善民仍是壹個態度,離婚,好像
這孩子跟他壹點關系都沒有。最後秦小璐咬著牙說:不管妳要不要這個孩子,我
都會生下來,生下來跟妳做親子鑒定,我看妳最後怎麽面對妳這個孩子!

  許善民後來沒再提離婚的事,但夫妻倆開始了冷戰。許善民不理秦小璐,秦
小璐也不去煩許善民。其實是許善民開始有些動搖了,秦小璐那麽信誓旦旦,許
善民也相信孩子就是自己的骨肉了,怎麽處理這個孩子,他倒拿不定主意了。他
需要時間來認真考慮。

  不久,報社的領導告訴秦小璐,團市委來考察過了,很快就會發調令過來。
幾天後,調令來了,秦小璐去團市委報了到,就正式在團市委上班了。

  上班的這天,徐東明打電話過來,問她調動的事辦好了沒有,秦小璐說已經
報到上班了。徐東明淫笑了幾聲說,大姨媽走了吧,快來慰勞慰勞我。秦小璐說,
對不起啊,我已經懷孕了。徐東明慌張的問道:不會是我的吧?秦小璐說不是的,
是她老公的。徐東明說,晚上妳到上次那個大酒店來,這事我必須要弄清楚,秦
小璐也知道這事讓徐東明挺慌的,就說,晚上不方便,我老公好像懷疑我了,要
不,約個上班的時間我跟妳說清楚。徐東明想了壹下,約到後天的下午,讓秦小
璐到酒店見面。

  秦小璐請了個假,說是去醫院檢查壹下胎兒的情況,就偷偷溜去了酒店。壹
臉慌張的徐東明趕緊問秦小璐孩子的事,在看了醫院的檢查結果後,知道孩子確
實不是自己的,這才徹底地放下心來。秦小璐以爲事情交代清了,就要走,徐東
明壹把拉住她:怎麽就要走了?不想和幹爹操逼了?秦小璐被徐東明抱在懷裏,
用手擋住徐東明親過來的嘴說:醫生說,懷孕的頭三個月要避免性生活。徐東明
嚷著說:醫生就是嚇唬人,我們前幾次操逼時,妳已經懷上了是不是?是不是頭
三個月?出什麽事了嗎?操逼的時候,誰都不知道那天懷上了,後來還不是照樣
操逼?秦小璐在徐東明的懷裏輕微地掙紮起來:真的不行,會流産的。幹爹,妳
就體諒我壹回,等兩個月我補償給妳。

  那好吧。徐東明不再堅持,但要求秦小璐讓他玩玩她的身體。秦小璐要他發
誓,保證不進入她的身體。在徐東明發誓後,秦小璐乖巧地讓徐東明脫光了衣服,
壹身雪白柔嫩的裸體呈現徐東明的眼前。徐東明脫掉了身上的睡袍,他裏面什麽
都沒穿,陰毛裏的陰莖已經向秦小璐舉槍示意。徐東明把秦小璐抱著坐到沙發上,
他喜歡這樣抱著女人,懷裏抱著壹個柔軟無骨像小羊羔壹樣馴服的女人,這種感
覺非常的美妙。徐東明捧起秦小璐的壹只乳房,將臉緊緊地按在上面,然後用舌
頭去舔乳頭。秦小璐這才想起沒有洗澡,壹身的汗味。她不由有些抱歉地對徐東
明說:身上有汗,我去洗下。徐東明卻說,這樣好,原汁原味,年輕女人的汗是
香的妳不知道吧。不知道。秦小璐笑著把頭靠著徐東明的肩上,壹只手搭在徐東
明皮膚有些松弛的肩上。她靜靜地看著徐東明把她的乳房吞進嘴裏,看著她的乳
房上留下壹大片口水。

  徐東明舔舐著秦小璐的乳房,那只捧著乳房的手順著胸部滑向腹部,在秦小
璐的陰毛處停留了下來。他抓住壹小撮陰毛輕輕撚著,又輕輕地拉扯了幾下,然
後想插入秦小璐的兩腿之間。但秦小璐兩腿緊靠在壹起,不肯讓路。

  把腿打開。徐東明拍了拍秦小璐的屁股。但秦小璐好像耍起了小性子,噘著
嘴說:不!

  讓幹爹摸摸妳的小逼呀。

  不讓摸。

  操都操過了,還不讓摸啊?

  就不讓摸。

  徐東明撚著秦小璐的鼻子,笑著問她:說說看,爲啥呀?

  秦小璐小小聲說:我怕妳摸得我性起,想要妳操進來。

  徐東明哈哈大笑起來:怕什麽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幹爹這杆槍呀,硬著
呢,隨時都可以給我的寶貝幹女兒用的。

  我們不是說了的嗎?今天不准操逼。

  就摸壹下,乖。

  在徐東明的勸說下,秦小璐微微打開了兩腿,徐東明手伸進去,仔細地摸著,
感覺下面濕潤了,便插入了壹根手指。秦小璐條件反射,腿壹夾,拿出了徐東明
的手指。徐東明把那根手指放到鼻子下聞了聞,說道:又騷又臭,味道真重。倒
把秦小璐說得不好意思了,她怪著徐東明說:我說去洗下,妳不讓。徐東明說:
洗什麽洗,這才是我幹女兒的原汁原味,我喜歡啊!來,我舔下妳的騷逼。

  髒——秦小璐髒字還沒說完,徐東明已抱起秦小璐扔在床上,然後打開兩腿,
趴在兩腿之間舔了起來。他用手指插入陰道,從陰道裏面頂起前面的陰蒂,用舌
尖猛掃。秦小璐頓時像被電了似的,腰身壹挺,說不出的舒坦。呻吟聲從她的齒
間吟出,她不由地捧住他那禿頂的腦袋緊緊按住,仿佛要將徐東明的嘴唇鑲嵌到
陰道裏去,徐東明扭著腦袋掙脫出來,吐了壹大泡口水,大喘氣道:媽的,可熏
死我了。秦小璐掩著眼睛竊笑道:妳……活該……

  徐東明爬上床去,跪坐在秦小璐的屁股前,將秦小璐的兩條腿分置在他身體
的兩側。秦小璐感覺到徐東明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口躍躍欲試,蓦然警醒,他這是
要操她呢。她慌忙用手去遮擋,不讓徐東明的陰莖突破她的防線。

  不是說好,不能進去的嗎?

  不進去不進去,就讓它在門口待壹會,它們這麽久沒有見面了,就讓他們接
個吻吧,讓它喝壹口妳逼裏流出來的水解解渴。徐東明哄著秦小璐,他心裏想著,
今天若不操了秦小璐,自己豈不是白來了壹趟?他相信秦小璐在他的挑逗下,會
讓他插進她的逼裏。

  而秦小璐並不打算和徐東明做愛,壹來是爲了肚子裏寶寶的安全,二來她跟
老公處于目前的狀態,愧疚已多,不想再舔新的愧疚。她其實已經想好了,如果
老公能原諒她,不跟她離婚,那她就跟徐東明結束。反正第壹階段的交易已經完
成,她順利地調到團市委當了個副科級的副部長,自己的付出已得到了相應的回
報。但是如果老公不肯原諒她,要跟她離婚,她還是決定繼續背靠徐東明這棵大
樹,盡快地在官場上升上去。只是孩子要還是不要,她還沒想清楚。她知道如果
她壹個人帶大孩子,會非常的艱難。

  雖然他今天不想跟徐東明做愛,但沒想到她卻無法拒絕徐東明的糾纏,沒想
到玩著玩著就逼屌相見,離插逼就差壹步了。

  秦小璐再次要徐東明保證,只是在外面接觸壹下?

  徐東明:我保證,就在外面沾沾妳的逼水。

  秦小璐拿開了用作屏障的手,讓徐東明拿著勃挺的陰莖在陰唇上攪劃。不壹
會,陰道口沁出了晶瑩的玉露,徐東明又撥開秦小璐的兩片陰唇,讓龜頭沾上露
汁,擠入她的陰道。當秦小璐感覺陰道被侵入,正要制止的時候,那龜頭又後縮
了壹下,彈出陰道。原來是徐東明玩的小把戲,秦小璐便不再阻止。徐東明如此
玩了好壹會兒,秦小璐開始感到陰道裏酥癢難忍,她有點想讓徐東明把陰莖插進
去了,但是她告訴自己要克制,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徐東明操進去。

  她的克制最終化爲了難忍的呻吟,徐東明看在眼裏,不住暗笑,他把陰莖插
進壹點,龜頭全部沒入,再插進壹點,半根雞巴進去了,秦小璐好像全然不覺,
又好像是已然默允。最終還是秦小璐挺不住了,兩腿夾住徐東明的腰部,用力帶
了壹下,早已濕潤的雞巴順勢全部插入。

  秦小璐忽然睜大了眼睛:妳怎麽插進去了?徐東明壹臉無辜申辯說:妳不能
怪我,是妳夾著我往裏壓,我能不進去嗎?

  那妳快抽出來!

  既然都進去了,那就讓它呆壹會吧,我不動。說著,徐東明又用手去刺激秦
小璐的陰蒂,秦小璐咬住牙忍了好壹會,最後歎了壹聲:妳動壹下吧,輕壹點。

  徐東明得令慢慢地抽插起來。他伏倒秦小璐的身上,得意地壞笑道:妳忍不
住了吧?還是想我操妳吧。

  秦小璐害羞地看著徐東明說:妳這個壞人,還是讓妳得逞了。就這樣,慢慢
的插就行了。

  徐東明不緊不慢地插著秦小璐的逼,慢也有慢的好處,能感覺到收得最緊的
陰道口對陰莖的刮擦。徐東明的陰莖像打了油似的,在陰道裏滑進滑出。

  告訴我,我們在做什麽?徐東明仍不忘挑逗秦小璐來增加做愛的情趣。

  秦小璐回應壹聲不知道。徐東明繼續問她:誰在操我的幹女兒呀?秦小璐又
回應道:狗在操我。說完又覺得不妥,也沒法補救,只得捶著徐東明大笑。

  徐東明也笑道:那妳肚子裏的孩子豈不是成了狗日的?

  秦小璐發著爹說:才不是,我肚子裏的孩子是我老公日的,妳才是狗。

  說到秦小璐的老公,徐東明才想起秦小璐在電話裏說的老公懷疑她的事,便
嚴肅了下來。妳電話裏說,妳老公懷疑妳了,是怎麽回事?

  秦小璐不想把和老公的事告訴徐東明,便撒著謊說:我回晚了,他就問東問
西,以前他是不問的。不過也沒什麽。

  徐東明又放下心來:這就好,他應該不知道他老婆給我操了,他不知道我現
在正在操他老婆呢,把他老婆操得舒舒服服。

  秦小璐聽了不高興了,推了徐東明壹把:妳說什麽呢,說話這麽難聽。

  徐東明不管不顧地說:我說的是實話呀,我是在操他老婆嘛。我喜歡操他的
老婆,他老婆也喜歡我操,我說的不對嗎?

  懶得理妳。

  他們壹邊說著話兒,壹邊慢慢地操逼。雖然這樣的速度和力度,還不足以讓
男人發射出來,但是秦小璐的逼裹得很緊,再加上操人家老婆的話題所帶來的刺
激,徐東明忍不住在抽插的過程中,射了出來。

  妳射了?秦小璐問。

  正在射。徐東明把陰莖全部送入秦小璐的陰道,射完了最後壹滴精液。

  秦小璐兩手抱在徐東明的背上,讓他趴在自己的身上。她想起了她的老公,
心裏愧疚地對老公說道:對不起,我又讓他操了,還讓他射在裏面。我保證這是
最後壹次,如果妳不跟我離婚的話……

  許善民這些天堅持著對老婆的冷戰,對老婆沒有壹句話要說。但這些天他對
離婚的想法還是動搖了許多,他覺得他的孩子是無辜的,妻子應該把孩子健康地
生下來。那這樣也就意味著不能和妻子離婚,他是否要原諒妻子呢?不原諒的話,
這樣的冷戰對孩子的胎教是沒有任何益處的。權衡再三,他還是覺得應該原諒妻
子,讓自己的生活重回正常的軌道。于是他跟妻子有了壹次深入的交談。秦小璐
也做出了深刻的反省,對自己所犯的錯表示追悔莫及。

  爲了孩子,我們把這壹頁翻過去吧。我希望妳恢複以往的快樂,給孩子以最
好的胎教。

  許善民的這番話,幾乎就是壹道赦令,解除了秦小璐身上背負著的枷鎖,她
壹下輕松了,拾回了往日的快樂和美麗。她幾乎雀躍起來,壹下撲到許善民的懷
裏,摟著許善民親了好幾下:謝謝老公,我老公最好了,是世上最好的老公。老
公,我愛妳,我愛妳!……

  當晚,秦小璐決定違背醫生的禁令,要給老公以最大的補償。兩人赤條條地
摟抱在床上,忘記了曾經的背叛,瘋狂地熱吻,似乎要做壹場最瘋狂的性愛,可
是當秦小璐把丈夫的陰莖吸允到堅硬就要插入的時候,許善民的眼前蓦然浮現出
妻子壹絲不挂跟另壹個男人做愛的畫面,陰莖頓時綿軟下來,無法插入妻子的身
體。許善民不由地歎了壹聲。

  老公,怎麽了?秦小璐望著丈夫突然軟下來的陰莖,眼裏蒙上了壹層陰雲。

  許善民搖搖頭,似乎要趕走眼前的幻覺,他抱歉地說道:我壹想到妳和那個
男人是不是也這樣做愛,就硬不起來。

  秦小璐知道老公的心裏有了陰影,滿含歉意地抱住丈夫,眼裏蒙著淚水:對
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老公,我用嘴幫妳吸出來吧。

  秦小璐原先准備的給丈夫最大的補償,在丈夫的胡思亂想面前終于沒有實現。
後來也試了很多次,丈夫都在要插入陰道的時候軟下來,秦小璐這才知道她的出
軌對丈夫的心理傷害原來是這麽的大。她也嘗試過幫助丈夫重振雄風,買來壹些
情趣內衣穿給丈夫看,但都收效甚微。

  老公,要不,妳也找壹個女的吧。有壹次插入失敗之後,秦小璐躺在丈夫的
懷裏,愧疚地對丈夫說。爲什麽?許善民奇怪妻子怎麽生出這樣的念頭,不由地
好奇了壹下。秦小璐撥弄著丈夫軟下來的陰莖:我考慮了很久,妳這是什麽原因
造成的,研究來研究去,我覺得很可能的原因之壹,是因爲我……那個了,妳覺
得不公平,有挫敗感,如果妳也有過壹個女人,那我們就扯平了,誰都不欠誰的,
這或許會重拾妳對生活的信心,從而恢複正常。

  許善民沒想到妻子這些天盡在研究這些事情,又覺得妻子天真得有些可愛。
他逗著妻子說:如果這樣,妳妳會難受嗎?

  我也不情願這樣,可是我真擔心妳會落下什麽病根,妳還這麽年輕,爲了彌
補我對妳的傷害,我願意承受這些,盡管,會很難受。

  許善民撫摸著妻子的頭發:妳不會知道,這會對妳造成多大的傷害,用傷害
去彌補傷害,這毫無意義。

  我情願受傷害的是我,我也不想去傷害妳。老公,我現在才知道我多愛妳!

  小璐,別瞎想了,我這病需要時間來淡忘,妳給我壹點時間,我們沒有問題
的。睡吧,別多想了。許善民安慰著妻子說。

  可秦小璐是認真的,她繼續喃喃地地對丈夫說:我只有壹個要求,就是……
不能去找妓女。許善民沒有接茬,安靜了壹會,秦小璐爬起身看著丈夫又問:老
公,妳有沒有喜歡的女人啊?

  許善民真不想和妻子繼續這個話題,敷衍道:有。

  秦小璐好像來了興趣,誰?

  許善民沒好氣地說了壹句:妳媽!

  我媽?秦小璐不由地重複了壹次,真的?

  小傻瓜!好好睡覺好嗎?許善民真服了秦小璐,他扯過被子蓋在肩上,轉過
身去。

  秦小璐還沒善罷甘休,她把頭搭在丈夫的肩頭,又說:要是妳說的是真的,
我可以幫助妳,讓妳做我媽的男人。

  許善民幹脆不理妻子,見丈夫不再回應,秦小璐也只好蓋好被子,心裏說:
居然喜歡我媽,真沒想到。

  秦小璐的母親叫馮毓婷,是壹所中學的英語老師。她年輕的時候比秦小璐還
美,追求她的男人她數不清有多少。最後壹個英俊而有學識的大學教師贏得了她
的芳心。這個大學老師就是秦小璐的父親,比馮毓婷大六歲。他們結婚壹年不到,
秦小璐就出生了。壹家三口幸福快樂地生活三年,後來秦小璐的父親秦老師出了
車禍,去了天堂。那時秦小璐的年紀還小,對父親沒有多少印象。馮毓婷失去丈
夫後,她的年輕美貌又吸引了不少的追求者。馮毓婷也考慮過再嫁,但秦小璐決
不接受新的爸爸,馮毓婷只得作罷。直到秦小璐考上大學,家裏壹下空落下來,
馮毓婷才接觸了幾位男士。這時候的馮毓婷已經四十多歲了,她接觸的男士也大
都快五十歲,這個年紀再組成家庭有很多麻煩的事情需要處理。財産的問題,孩
子的問題,等等問題,他們都談不到壹塊,最終都以分手而告終。長大了的秦小
璐這時已比較理解母親了,所以在母親再嫁的問題上壹直都是支持的,只是母親
沒有遇見可以托付終身的人,至今還單身度日。

  結了婚以後,秦小璐才知道女人是多麽地需要男人。因爲固執和倔犟,她浪
費了母親的大好年華,空守寂寞這麽多年,她壹直心懷愧疚。所以當聽到丈夫說
喜歡她媽時,她覺得倒是壹個皆大歡喜的局面。壹方面,彌補了母親爲她這些年
來所做的犧牲,讓她在這時候能夠好好地享受壹下男人;另壹方面,也彌補了老
公,並保證自己不會因此而冒出壹個情敵。她決定親自去做母親的工作,雖然要
母親答應這件事很有難度,但她必須去試壹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異陸戰記】(異世界ntr大冒險)(1~16)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