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 推薦 精選 都市 人妻 亂倫 校園 武俠 經典

【大陸明星系列】作者:不詳

分类:校園激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操小學老師】作者:不詳

下一篇:【新來實習的絕色女老師】作者:不詳


大陸明星系列


作者:不詳
字數:10468字

            姐妹桃花劫——凱璐凱玥

  某公寓小區,一個身影悄無聲息的打開瞭一個房間的門,閃身進屋,迎面的

  墻上掛著一幅放大瞭的一對姐妹花的照片——這間房子是當紅的歌壇姐妹花
——凱璐凱玥租下的住處。

  進屋的男子是這個小區的一個管理員,本地人,外貌也算不錯,本來是臨時
到這個小區幫忙,可發現這個小區裡住著不少演藝界人物就托關系正式到這裡來
工作瞭。他來瞭不久,就發現當紅的凱璐凱玥也搬來這裡,別提有多興奮瞭。他
從聽姐妹倆第一首歌的時候就迷上瞭她倆,不光迷上瞭兩人甜美的聲音,更迷上
瞭她們青春的身體。事有湊巧,他管停車場,一天妹妹凱玥下車後把車鑰匙忘在
瞭車門上,而凱玥這個迷糊姑娘竟然把傢裡所有的鑰匙都和車鑰匙掛在一起!如
此良機教他如何放過?不到十五分鐘,一套鑰匙的印膜已經到瞭他手裡……

  「這就是凱璐凱玥的房間!」管理員打量著這個不是很大的房間,很有少女
的氣息,「嘿嘿,誰也不會想到今天這裡會發生什麼……」說完,他開始瞭準備
工作——一架傢用攝像機被架在瞭客廳的一個櫃櫥 .算算時間差不多兩姐妹該回
來瞭,他拿著一卷塑料繩兒和一塊兒膠佈藏到瞭門後。

  「姐,今天還算順利,我們一會兒去哪兒?」「死丫頭,就知道玩兒,我可
要休息休息瞭。」聽到姐妹倆的甜甜的聲音,他下意識的把手捂在瞭下身,就盼
這姐妹倆快進門。

  門開瞭,進來瞭一個穿著天藍色套裙的少女,後面跟著一個同樣窈窕美麗的,
包裹在鵝黃色套裙裡的少女。就在前一個少女回身邊開玩笑邊關門的時候,她猛
然看見瞭躲在門後的管理員,眼裡充滿瞭詫異。他沒有半分猶豫,沖上去一掌砍
在那少女頸後的大動脈上,少女沒有任何反應便倒在地上。幾乎在同一時間,他
一回身將一塊早已準備好的膠佈捂在後一個少女嘴上,讓她來不及作任何反應便
喪失瞭呼救的能力,然後又用一條塑料繩兒以最快的速度將她的雙手綁在背後,
最後回身「砰」的一聲將門關上。

  管理員用一把刀頂在身穿鵝黃色套裙少女的胸口,笑瞭笑,眼睛盯著被刀頂
住的胸脯,問道:「凱璐?」少女驚恐的看著他,下意識的搖瞭搖頭。「凱玥?」

  他得到瞭肯定的回答後,笑得更淫蕩瞭:「好一對姐妹花啊!」凱玥猛的全
身繃緊,原來管理員正用另一隻手撫捏著她的左乳房。隔著薄薄的套裙,他感到
瞭一陣令人心神蕩漾的柔軟彈性。

  在這一剎那間,凱玥在潛意識裡感覺到瞭他想幹什麼,可又拒絕去想。他把
凱玥綁在一把椅子上,又把她的雙腳分開綁在椅子腿上,再次沖她笑瞭笑:「你
姐姐看來比你要豐滿一點兒。」說著,他扶起還躺在地上的凱璐,在凱玥眼前深
深地吻上瞭凱璐的櫻唇,左手扶著她的背部,右手拉開瞭套裙後腰的拉鏈,天藍
色的短裙無聲的滑落到地上。「很不錯的內褲。不過也難怪,明星嘛,自然從裡
到外都是馬虎不得的啦。」他調侃的說著脫下瞭天藍色的外套。

  看著眼前的凱璐,隻穿著天藍色襯衫和一條淡藍色內褲的凱璐,不禁大笑瞭
起來,但還是盡量的壓著聲音。這個時候他已經感到下身直挺挺的勃起瞭。他把
半裸的凱璐輕輕的放到鋪著雪白桌佈的餐桌上,欣賞著,雙手情不自禁的撫上瞭
不算太豐滿的雙乳,揉捏著,「感覺真好,哈。」

  凱玥看著正受著凌辱的姐姐,所能做的也隻有讓眼淚無聲的流下。正在她萬
般羞憤之下,突然發現一個人影來到自己眼前,正是管理員。他站在綁坐在椅子
上的凱玥面前,硬挺挺的下體正頂在凱玥清秀的下頜上。雖然隔著褲子,也足以
讓凱玥覺得接受不瞭,在不停的晃動頭部躲閃的同時,呼吸也不禁急促起來,躲
在鵝黃色襯衫下的酥胸很自然的起伏幅度大瞭起來。這情景落在那他眼裡,突然
激起瞭他的獸性,猛然將凱玥的外套向後一翻,由於有椅子背當著,隻是脫掉瞭
一部分,這情形可更是撩人。

  他的動作慢瞭下來,雙眼盯著凱玥俏麗的面龐,不急不忙的解開瞭鵝黃色襯
衫領口的紐扣,接著是下一顆……終於,都解開瞭。襯衫的下擺還系在沒有脫掉
的短裙裡,敞開的部分漏出瞭一副淡黃色的胸罩,隨著酥胸的起伏顫動著。「非
常好,不愧是姐妹,尤其是你,彈性比剛才隔著衣服更好,嘿嘿嘿嘿……」他淫
笑著,把頭湊過去,用舌頭把胸罩頂上去,在白嫩細膩的乳房上留下瞭自己的牙
印和口水。凱玥羞憤之際,猛然想到,經過這麼長時間,姐姐應該早醒瞭!可是
……她扭頭向餐桌看去,不由心向下一沉——凱璐確實早已經醒瞭,可她也是雙
手雙腳被綁,嘴上貼著膠佈,正無助的看著自己,兩條修長的纖腿上穿著的肉色
絲襪被撕成一條條的,漏出白嫩的大腿。

  他玩夠瞭凱玥的雙乳,回頭看看襯衫依舊完好的凱璐,嘿嘿笑道:「你們姐
妹倆比比,看看誰的乳房好,我就先幹誰!」說完他來到凱璐面前,解開瞭凱璐
襯衫的扣子,一把撕掉湖藍色胸罩,俯下頭一陣狂添,雙手一陣狂抓,在凱路比
妹妹稍微豐滿的乳房上留下瞭唾液和抓痕。

  突然,凱璐的身子一震,接著不停的開始扭動。凱玥不知道發生瞭什麼,隻
是驚恐的看著被管理員蹂躪的姐姐……她看見瞭,他的一隻手正伸在他姐姐的內
褲裡,看動作正在不停的按,不停的揉,揉著揉著,按著按著,凱玥看到姐姐的
內褲勒在兩腿正中間的部位一側流出瞭白色的液體,她不知道那是她姐姐青春的
身體在意志不情願的情況下受不瞭他的挑逗,終於忍不住瞭。

  他明顯也感覺到瞭,把手拿出來看瞭看,笑瞭:「還是忍不住瞭吧。」說完
回頭對凱玥說:「好好看著,一會兒有個心理準備!」「嗤」的,淡藍色的內褲
被刀挑斷,仍在流著白色液體的凱璐的處女地完全曝露在他的面前。管理員這時
有點迫不及待的脫下短褲,看著內褲上一灘濕痕,自言自語道:「委屈你瞭,現
在給你好好享受享受!」凱璐凱玥就算沒經過人事,現在也知道他要幹什麼瞭。

  凱璐拼命的搖頭,嘴裡發出急促的「嗚嗚……」聲,可這一切隻能更加引起
他的欲望。

  隻見他輕輕來回撫摸著凱璐的鼠溪部到大腿,用男性的象征一下一下輕輕觸
著她的處女地,就在凱璐發出的聲音漸漸變成抽泣聲的時候,他男性的象征一下
沒入瞭處女地,直達根部!

  凱璐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哼,身體隨著他的動作一聳一聳,靠近頭那一側的地
上很快聚集瞭一灘水漬……在動作瞭百十下的時候,他很快的抽出,兩步來到瞭
凱璐頭部,雙手一陣動作,一灘灘粘稠得白色液體像下雨一樣紛紛落在凱璐顫動
的雙乳、粉頸,雙頰和瓊鼻上,而凱璐在他的攻擊下早已渾身癱軟,不能動彈半
分,處於半昏迷狀態瞭。

  他看著自己的傑作,嘿嘿笑瞭幾下,轉頭看瞭看被嚇呆瞭的凱玥,再次拿起
刀子,赤裸著走到她面前,用刀面輕輕拍拍她花容失色的面頰:「不許喊,好不
好?我不會像對待你姐姐那樣對待你的,我把你嘴上的膠佈撕下來,好不好?」

  凱玥現在除瞭點頭和搖頭之外是做不出別的動作瞭,她微微的點瞭點頭,不
知道他要幹什麼。

  管理員撕下瞭貼在凱玥嘴上的膠佈,把臉貼近她的俏臉,細細端詳著她的櫻
唇。她微微張開的櫻口輕輕的喘息著,一陣香甜的氣息飄進瞭他的鼻孔:「好好,
很好,哈哈哈……」就在凱玥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猛的起身,把半軟半硬的
男性象征一下插進瞭她的小嘴。「嗚……」凱玥本能的要把嘴裡的東西吐出去,
可對方早就料到她的反應,小刀貼在瞭她的乳房上:「你不想少一半吧?」凱玥
立刻不敢動瞭。

  「用你的小舌頭,添!慢一點兒,慢一點兒……好,就是這樣,對,對……

  嘿嘿嘿嘿……「凱玥的一雙大眼睛含淚盯著他的臉,香舌按照對方的要求緩
緩的活動,最後終於哭出瞭聲兒。忽然他想到瞭什麼,把象征抽瞭出來。凱玥剛
剛松瞭口氣,突然發出瞭一聲短促的驚叫,原來管理員把椅子放倒,讓她變成躺
在椅子背上,雙腿朝天的姿勢。還沒明白到底要幹什麼,她的嘴又被填滿瞭,還
是那東西!」繼續!「他命令她。沒有辦法,凱玥隻好繼續剛剛的節目。

  與此同時,她感到腿上一涼,鵝黃色的短裙被推到瞭腰上,整個下體被他一
覽無餘。再說管理員一邊享受著凱玥的櫻口,一便用刀挑斷瞭黃色的內褲,把一
條粗糙的舌頭伸進瞭還很幹的處女地,不停的攪拌著,逗弄著,粗糙的大手不停
的撫摸、揉捏著裹在絲襪裡的大腿,同時腹部不斷的蹭著兩個柔嫩的乳房。

  這些動作起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女所能承受的,沒多長時間,凱玥就忍受不
住瞭,雖然心裡極不願意,可青春的肉體卻起瞭很自然的反應,喉嚨裡強壓著的
聲音再也壓制不住,終於哼瞭出來。這時他的舌頭也感到瞭濕潤,聽到瞭身下青
春處女令人神蕩的聲音,「哈」的一聲笑瞭出來,一下站瞭起來,胯下男性的象
征又硬挺挺的瞭。

  他「刷刷」幾刀割斷瞭凱玥身上的束縛,一腳把椅子踢到一邊,對一直看著
這邊的凱璐笑瞭笑,「看見瞭吧?你妹妹很好啊。」這時躺在地上赤裸著下身,
上身衣服凌亂不堪的凱玥由於沒有瞭刺激,清醒瞭過來,可渾身酸軟無力,看著
向自己伏下身來的色狼,帶著哭音叫瞭聲「姐……」,猛的一顫,下身一陣痛楚,
絕望的閉上瞭美目……

  畢竟已經來過一次瞭,隻幾十下,他抽瞭出來,騎到凱玥的雙乳下一點兒,
雙手抓著兩隻嫩嫩的乳房,大力的向中間擠壓,曾經灑落到凱璐胸前、臉上的液
體落到瞭凱玥的臉上,更有一點兒落到瞭她微微張開的櫻口裡……

  管理員開心的大笑,起身坐在椅子上歇瞭一會兒,穿戴好,把姐妹倆身上的
衣服,包括套裙、胸罩、內褲和絲襪全脫瞭下來裝進一個大提包裡,又從櫃櫥裡
取出瞭一架傢用攝像機,到瞭一點帶子,看瞭看,好像很滿意的樣子。接著又到
姐妹倆的臥室裡,翻箱倒櫃的找出瞭幾本姐妹倆的生活照和舞臺劇照像冊和幾件
不同顏色的貼身衣物,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到客廳對姐妹倆非常溫馨的笑瞭笑:
「兩個寶貝兒,過些日子我再來,相信你們不會報警的,你們的前途無量啊!」

  說罷,他留下瞭滿身狼藉的一對姐妹花和凌亂不堪的房間揚長而去……


              清新馥鬱遭狼吻

  李鬱看著穿衣鏡裡的自己:一頭烏黑的披肩發,合體的鵝黃色旗袍裙,月白
色的短外套,肉色的絲襪,白色的皮鞋,清純俏麗,活脫脫一個《情深深雨蒙蒙》
裡的方瑜!

  拍完瞭《雨蒙蒙》,李鬱覺得戲裡方瑜的這套衣服非常漂亮,既符合當時的
社會環境,又有一種現代氣息,可惜的是這個造型隻在戲裡方瑜把依萍的日記交
給書桓的時候出現過一次,戲拍完後她就和導演商量把這套道具服要瞭來,今天
晚上剛剛從劇組去回來準備留個紀念。正當李鬱非常滿意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時,
門鈴響瞭起來……

  「一定是趙薇來瞭!」李鬱心裡想著,跑到門口打開瞭門。

  門口站著一個人,卻不是趙薇,是個小夥子。「你好,李鬱小姐是吧?自我
介紹一下,我是旁邊小區的管理員,剛剛路過這裡時,撿到一個錢包,裡面有小
姐的名片和通訊錄,就冒昧的登門造訪,請小姐清點一下有什麼缺少沒有。」小
夥子從隨身帶的大挎包裡取出一個紅褐色的皮夾雙手遞到李鬱面前。李鬱接過皮
夾一看,正是自己今天帶去劇組的那個,卻不知什麼時候不小心掉在樓下,不禁
暗暗責怪自己粗心大意,同時看瞭看眼前這個其貌不揚卻顯得很誠實的小夥子,
連忙道謝:「哎呀真是麻煩你瞭,都怪我不小心,這夾子對我可很重要的,真是
謝謝你瞭,快進來喝杯水歇會兒。」說著把小夥子讓進瞭屋。

  就在李鬱轉身讓小夥子進屋的一瞬間,她卻沒發現這個自稱是「旁邊小區管
理員」的人漏出瞭一絲不易令人察覺的淫笑。

  「你是……旁邊小區的管理員是吧?」李鬱一邊倒水一邊隨意的問瞭一句。

  「是啊。說實在的,咱們這兩個小區住的演藝界明星還真不少呢。」小夥子
回答道。

  「是啊,還真是呢!對瞭,你是管理員,平時也不少接觸明星呢吧?」李鬱
把水遞到小夥子手裡。

  「嗨,也就是到各位傢裡收收費,檢查檢查小區的措施什麼的。說真的,像
你這麼平易近人,又這麼漂亮的明星還真少見呢。」小夥子捧著水杯,眼光有意
無意的從李鬱的胸口瞟過。

  「看你說的,我算什麼明星啊!」

  「嘿嘿,別這麼說,今天你就會當一回大明星瞭。你先看看這個。」一條手
絹遞到瞭李鬱的面前。

  「你說什麼?」李鬱順手接過瞭手絹,卻沒留意到眼前的人色色的眼光和有
些變調的聲音,「這有什麼啊?不就有點兒香味嗎?」話剛出口,李鬱突然覺得
不對,一陣頭暈目眩,癱軟在地上,可神志還很清醒。「你……你給我的是什麼?」

  她問眼前的這個「管理員」。管理員(就暫且叫他管理員吧)一陣淫笑,
「讓你當明星啊。」說完不再理會李鬱再說些什麼,彎腰溫香軟玉抱個滿懷,背
著自己的大挎包徑直進瞭李鬱的臥室。

  在李鬱的臥室裡,一切的擺設和氛圍都充溢著少女的夢幻,這令管理員格外
滿意。「你演的方瑜太棒瞭,我早就等著這一天呢。給你看點兒東西。」看著躺
在床上的李鬱,管理員的短褲支起瞭一定小帳篷,速度很快。說著,他從挎包裡
取出一架傢用攝像機,把顯示屏對著李鬱,按下瞭播放鍵。話面上出現瞭兩個衣
衫不整的少女,一個被綁在餐桌上,另一個被綁在坐椅上,而面前的這個人的男
性象征正在椅子上少女的櫻桃小口裡進進出出……李鬱認出這兩個少女是住在旁
邊小區的一對雙胞胎姐妹——凱璐凱玥.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她盡量張開
雙眼問眼前的這個色狼。「不明白麼?上次的主角是她們倆,這次就是你瞭,我
不是告訴你今天讓你當明星嗎?哈哈……」

  管理員笑瞭一陣,把攝像機在床邊的一把椅子上架好,按下瞭錄像鍵……

  親瞭親李鬱紅潤的雙唇,用舌頭舔掉瞭塗在唇上的口紅,「好甜。」管理員
瞇著眼睛嘆道。「不要啊!啊……啊,別別……」她突然驚叫瞭起來,因為管理
員的五指正隔著衣服在她的右乳房上做著圓圈運動,接著旗袍裙的扣子被解開瞭,
一隻手伸進去用力抓捏著自己帶著胸罩的乳房,這使她疼得叫出聲來。

  管理員的臉和她的臉貼在一起,舌頭在她的櫻唇上舔來舔去,不時的還扣開
貝齒關伸進嘴去和她的香舌纏到一起;胸前不時傳來一陣疼痛和酥癢間雜的感覺,
更讓她難受。她忍不住要痛罵眼前這禽獸一番,卻猛然發現自己已經暫時喪失瞭
說話的功能。無助更加無奈的淚水順著李鬱清秀的面頰流瞭下來……

  管理員顯然也發現瞭這一點,抬起頭來「嘿嘿」笑瞭兩聲,離開瞭李鬱的前
胸,坐到床尾,脫掉瞭她的白皮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一雙玉足,隔著絲襪的感
覺比直接撫摸肌膚令他更興奮。絲襪緊緊的貼在兩條修長勻稱的腿上,在略略泛
黃的燈光下發出質感的光澤,他抓住李鬱的右腳腕,抬起她的右腿,用自己的臉
頰貼在腳弓上輕輕的磨擦著。齊膝的裙擺隨著雙腿的分開慢慢滑倒瞭大腿的根部,
粉色的內褲暴漏在管理員的眼前。管理員雙手扶著李鬱的右腿,用自己的臉頰緩
緩的滑過柔軟的小腿,富有彈性的大腿,終於,鼻尖略帶點兒力量的撞在瞭李鬱
的禁地。雖然在藥力的控制下,她的一下輕顫還是引來瞭他的一聲低笑。

  「看來藥力要消失瞭!」管理員自言自語著,從挎包裡取出瞭四幅自制的繩
套,分別將李鬱的四肢固定在床的四角,隨後脫掉瞭自己全身的衣服,騎在李鬱
身上,拿起一把水果刀,順著解開的衣襟,從側面向下把一件旗袍裙劃開,一下
子從李鬱的身上掀開,再用力一抻,整件旗袍裙像一面降落傘般飄落到地板上。

  「啊……」藥力消失瞭,李鬱猛地叫出瞭聲,「你這混蛋!你……」冰涼的
刀鋒順著胸罩的縫隙貼上瞭乳房的感覺使她的罵聲嘎然而止!微一用力,胸罩前
面的帶子斷瞭,一雙微微顫動的乳房裸露在空氣中,刀面冰涼的感覺使嫣紅的珍
珠迅速挺立起來。管理員忍不住瞭,一口含住瞭珍珠,右手大力狠狠的抓揉著柔
嫩的左乳房,同時身體不停的聳動,胯下男性象征一下一下的撞擊在李鬱柔軟的
腹部,並不時的把身體下挫一點兒,使自己的象征能插到她的兩腿之間,隔著內
褲細膩的佈料感受那兩片緊緊閉合的蚌肉。雙腿緊緊的夾住李鬱的纖腰,磨擦著,
這一切讓胯下的佳人不一會兒就面紅耳赤,嬌喘連連瞭。

  管理員抬起頭,盯著李鬱緋紅的俏面,微微發出輕輕呻吟聲的櫻唇,往前用
膝蓋挪瞭兩步,把已經被從內褲慢慢滲出的液體沾濕瞭的男性象征猛地杵進瞭李
鬱的櫻口裡。「嗚……嗚嗯……」

  李鬱拚命的搖頭,可沒有用,象有一根棍子固定住瞭她的頭,不能隨意轉動。

  水果刀的刀尖輕輕的定在她的額頭:「麻煩你用舌頭舔舔好不好,我的明星。」

  語氣十分溫柔,就好像情人之間的悄悄話兒。在刀尖的威脅下,李鬱隻好照
做,可沒料到的是,舌尖兒一下就碰到瞭插在嘴裡東西的前端,讓毫無準備的管
理員一陣哆嗦,強忍著沒有噴出。

  他連忙把象征抽瞭出來,輕輕叫道:「好險好險。」

  穩定瞭一下情緒,他掉轉瞭身體,再次把象征差勁瞭李鬱的嘴裡,同時用刀
碰瞭碰她兩腿之間:「小心點兒。」然後便三下五除二的把李鬱的三角褲剝離瞭
她的身體,現在的李鬱隻剩下裹在兩腿上的一雙絲襪瞭。管理員的雙手遊移在穿
著絲襪的大腿上,舌頭卻去一下一下的舔撞著掩蓋在芳草淒淒下的緊閉的兩片貝
肉,一下一下,終於在一陣顫動下,兩片貝肉打開瞭一條縫,他蛇一樣的舌頭一
下子伸瞭進去,後果是身下佳人一陣更為激烈的震動和傳來急促的「嗚嗚」省。

  因為舌頭被那兩片貝肉的突然收縮緊緊箍瞭一下,他的雙手下意識地狠狠抓
住瞭兩條滑嫩的大腿,由於用力過大,連絲襪都抓破瞭一個洞。

  好容易拽出瞭舌頭,下身突然一陣顫抖,終於把種子噴進瞭李鬱的口腔,原
來李鬱的舌尖兒在此碰到瞭他象征的尖端。管理員急忙抽出瞭自己的象征,看著
順著嘴角流出的液體,嘿嘿一笑:「哼,以為這樣你就能逃過今天?做夢!老子
還有辦法!」說完,他又騎到瞭李鬱的腹部,把已經軟瞭的象征放在李鬱兩個小
碗般的乳房之間,雙手不斷向中間擠壓雙乳,磨擦自己的象征,隻片刻便又硬瞭
起來。「好好享受吧!」惡狠狠的說瞭這麼一句,狠狠的插進瞭李鬱已經很濕潤
的禁地。

  「啊……啊……啊呀……」隨著管理員身子的不停聳動,李鬱發出瞭一聲聲
的慘叫,雙腿間留出瞭紅色的液體。「哇噻,沒想到除瞭凱璐凱玥那兩個丫頭,
演藝圈裡還有處女啊,哈哈哈哈……」因為疼痛,李鬱的頭拚命的搖著,雙手雙
腳拚命的蜷縮卻被繩套拽住,這些動作反而配合瞭色狼的行動。在幾十下狠狠的
抽插過後,管理員迅速把象征從禁地拔出,放在李鬱完美的肚臍上摩擦瞭幾下,
一陣抖動,肚臍下凹的小坑裡就盛滿瞭白色的粘液,譯出來的部分順著纖細的腰
肢緩緩流下,一直流到床上……

  穿上衣服,管理員從他那個大挎包裡拿出瞭一架相機。看他擺弄著相機的手
法,應該是個攝影高手。足足照瞭一卷兒李鬱身體各個部位和整體的照片之後,
又拿起攝像機看瞭看,十分滿意的對李鬱笑瞭笑:「李小姐,你是位很有前途的
新星,不要自毀前途啊。」說著揚瞭揚手裡的相機。又從地上撿起被割成一片的
旗袍裙,解開繩套,脫下仍留在李鬱身上的白色短外套和絲襪以及被割壞的胸罩
和內褲塞進挎包。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李鬱,管理員又伸出手緩緩撫摸著她
的乳房,最後捏瞭幾下輕輕的說:「記得我的話啊,不要自毀前途。有空我再來
找你。」說完,得意洋洋的帶著豐厚的收獲走出瞭房門……


              艷若桃李被狼戲

  十點。

  某健身俱樂部的更衣室裡,王艷看著打開的更衣櫃,搖瞭搖頭,苦笑瞭一下:
「真是忙暈瞭,換的衣服還都在車上呢。」也是,剛做完運動一身大汗,澡是洗
完瞭,可衣服也交給俱樂部專門的洗衣店去洗瞭,總不能穿著浴衣出門吧?不過
這可難不到我們漂亮的「晴格格」。

  王艷是這個俱樂部的常年會員,擁有自己專用的更衣室,所以在這裡她也準
備瞭兩套健美服以備不時之需。「這套是不能穿瞭。」王艷把一套粉紅和白色相
間的連身健美服推到一旁,脫掉浴衣換上瞭另一套。

  當她走出俱樂部的大門向自己的轎車走去的時候,每個見到她的異性都不禁
眼前一亮:俊秀可人的面龐,高挑的身材,上身著貼身藕荷色健美服,稍顯寬松,
單遮掩不住那美妙的輪廓;下穿一條白色半長緊身健美褲,褲管在膝蓋以上,露
出圓潤光滑的小腿,緊裹在健美褲裡的大腿和臀部極為引人遐想;腳上穿一雙白
色彈力健美襪,和一雙名牌運動鞋;一條不太長卻十分漂亮的馬尾辮在腦後一蕩
一蕩的,整個人給人一種非常活潑靚麗的感覺。

  坐進瞭自己的車子,不知怎的,突然感覺有些異樣,好像後排座椅有些異常。

  王艷回頭看瞭看,沒什麼。「也許自己太累瞭吧。」給瞭自己一個還算滿意
的答案,一踩油門兒,白色的轎車向往王艷居住的小區開去。

  車子穩穩地停在瞭地下停車場的車位上,王艷習慣性地拿出小鏡子照瞭照,

  突然發現後排座椅上一雙漆黑發亮的眼睛在停車場昏暗的燈光下死死地盯著鏡中

  的自己。這一驚嚇非同小可,她本能地想推開車門沖出去,可使一條帶有濃
鬱香氣的毛巾從後面勒住瞭她的口鼻。香氣實在太濃瞭,王艷象征性的掙紮瞭一
下就什麼也不知道瞭。

  車門打開瞭,一個很普通的男子從車裡拖出瞭昏迷不醒的王艷,抱著她走進
瞭昏暗的停車場深處。

  ……王艷終於睜開瞭眼睛,卻還是什麼也看不到,她的眼睛上蒙著一塊黑佈。

  「怎麼瞭,這好像不是在傢裡。」她想坐起來,可突然發現四肢雖然能活動,
卻有四條繩子限制瞭自己手腳的活動范圍。「怎麼回事!」她想張口大叫,可發
現這也是徒勞的,嘴上貼著膠佈,隻能發出「嗯、嗯」的聲音。她試著動瞭動自
己的身體,感覺到身下是一張很柔軟的床。

  正當她想在此動動身體以確定自己的感覺的時候,一種感覺讓她立刻全身繃
緊,一動也不敢再動瞭。她感覺到一個東西一下一下的隔著健美褲捅著下身最敏
感的部位,力量雖不太大,一陣電流般的感覺卻很快傳達到瞭大腦神經。接著,
王艷聽到瞭一個很溫柔的男人聲音:「你不必知道我是誰,隻要知道我在這個小
區裡管很多東西就行瞭,要是完事之後你敢報警,後果你想一想,如果你丈夫回
傢的的一件事就是看你的四級表演,你想他會怎麼樣?」這句話一說完,王艷猛
的感到胸前雙乳一陣疼痛,不禁哼瞭一聲兒。

  她明白自己就要被人強奸瞭,同時耳邊聽到瞭一陣沙沙的輕響。

  王艷是演員,一聽那種聲音就知道是攝像機開動時的聲音,隻不過這一部是
傢用的。

  同時她也明白這人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瞭。不容她多想,一雙幹燥的大手
伸進瞭健美服的下擺,粗暴地把衣服推到瞭乳房上面。由於是健美服,王艷沒帶
乳罩,一雙不算豐滿卻盈盈欲滴極富誘惑性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引得那人右手
大力揉捏左乳房,一條濕濕的舌頭拼命的舔著右乳頭,另一隻手則很靈巧地解開
瞭王艷的腰帶,直接伸進健美褲中隔著內褲摩挲著女性的禁地。這一切發生得很
快,一陣陣羞辱的感覺夾雜著很容易激發身體本能的觸覺刺激讓王艷感到有些不
知所措,再加上剛才這人對她說的話,王艷感到自己快要混亂瞭。

  當王艷聽到「嗤」的一聲,緊接著感到下身的健美褲離開自己身體的時候,
她終於回過勁兒來,拼命地扭動著身體想收回四肢保護自己,可是沒有用。套住
她手腳的繩子隻能讓她的四肢收回一半就到頭瞭,再也拽不動瞭。一件冰涼的東
西貼著王艷白皙的大腿內側的滑動,讓她漸漸的停止瞭掙紮。隨後的短短瞬間,
王艷的運動鞋也被脫掉瞭,兩隻手抱著她的腳輕輕地在一個東西上摩擦。

  王艷憑經驗知道那是男人的命根子,她突然有瞭一線希望,猛的一腳踢瞭出
去!她的想法沒錯,認為可以保住自己的清白。可是她還是忘記瞭一點,她的腳
被抱在對方的手裡。當她剛剛發力的時候,對方已然察覺,大拇指猛的戳在她腳
底的湧泉穴上。王艷右腿一陣顫栗,再也沒瞭力氣,隻得任由那人用她的雙腳輪
流摩擦著那根堅硬的東西。一條濕軟的東西順著她的腳踝、光滑的小腿、膝窩、
柔嫩豐潤的大腿一直滑到瞭內褲邊緣,隔著內褲不停地想那兩扇緊閉的肉貝進攻。

  一陣酥麻的感覺很快控制瞭王艷身體的感覺,她開始顫抖,雙腿之間的禁地
也有瞭一種快要控制不住的感覺,胯間的那個腦袋不停地晃動,粗硬的頭發摩擦
著大腿內側細膩的肌膚,一陣陣的酥癢的快感沖擊著王艷的神經。就在王艷快要
堅持不住的時候,忽然,那人的腦袋離開瞭她的胯間。王艷的神經一下子松弛下
來,不停地喘著粗氣,想努力的調勻自己的呼吸。兩個俏麗的乳房隨著呼吸的動
作也一上一下的聳動著。

  就在這時,王艷聽到瞭一聲刀拉佈片的聲音,驚覺自己的內褲底下被拉斷,
一條上好佈料的鏤花內褲變成瞭一個佈圈兒掛在瞭她的腰上。隨機有一根東西捅
進瞭她的下身,那是一根手指。手指在王艷的體內不停地旋轉、摳挖,王艷終於
忍不住瞭,白色的液體噴瞭那人一手。

  「嘿嘿嘿嘿……」那人一陣淫笑,用沾滿瞭粘液的手輕輕地順著王艷具有柔
和曲線的小腹向上抹去,一直摸到瞭因為緊張和刺激而堅挺的乳房上,接著就是
狠狠地一捏。「唔……」王艷被膠佈封著的嘴裡發出瞭痛苦地呻吟聲。「唰」的
一聲,膠佈被揭開瞭。「你,你到底……」王艷能夠開口說話的第一句話還沒說
完,嘴就又被堵上瞭,不過不是膠佈,而是一張男人的嘴。

  男人的舌頭拼命地找她的香舌,想把它吸到嘴裡品嘗,王艷則拼命的左躲右
閃逃避著他的嘴。在幾次沒得手之後,又是一陣胸部傳來的劇痛迫使王艷張開瞭
櫻唇,那個男人的舌頭則趁虛而入,緊緊的和他的香舌纏在一起。

  在王艷的口舌都快被吻木瞭的時候,那人終於抬起瞭身子,用他男性的象征
大力的戳著她的肚臍,又在她的乳房上畫圈兒,同時手也沒閑著,不時地撫摸著
她的下身。

  在多種刺激同時的攻擊下,王艷的身體很快又起瞭反應,已經沒有膠佈封著
的櫻唇中飄出瞭令人銷魂地呻吟聲,終於,男人的象征頂在瞭王艷下身的桃花洞
口準備完成對接。他輕輕的說:「知道嗎?你本不該從加拿大回來的,更不該讓
我見到的。」說完,他猛的一挺身,完全進入瞭她的體內。

  「啊……」王艷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猛烈刺激,大聲叫瞭出來。這一瞬間,
她想到瞭自己恩愛的丈夫,一行情淚順著眼角流出瞭還蒙著雙眼的黑佈。男人的
象征在王艷的下體進進出出瞭百十下,在一陣劇烈地抖動之下,把自己的種子留
在瞭王艷的體內,人順勢趴倒在王艷身上。

  過瞭一會兒,那人站起身,一下扯開蒙著王艷雙眼的黑佈,舉起一架裝好閃
光燈相機對著癱在床上的王艷一通猛拍。在拍瞭足足一卷膠卷後,一條帶有香味
兒的毛巾又讓王艷昏瞭過去。

  當王艷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的污物已經洗凈,全身赤裸地躺在自
己傢的床上。她翻瞭個身,看見瞭枕邊的一張打印出來的便簽兒,上面寫著:
「親愛的王艷小姐,昨晚的經歷我永遠忘不瞭。是我送你回來的,還幫你洗瞭個
澡,順便用你的電腦打印瞭這張紙條。非常對不起,我未經允許拿走瞭你的相冊,
希望你能編個很好的理由對你丈夫說。順便告訴你,你傢裡所有的鑰匙我都配瞭,
希望你不要介意。」下面的落款是:管理員。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shinyuu1988 於 2011-2-7 03:31 編輯 ]賊噶老的文章瞭,不過 明星太少瞭.不過癮誒明星是很多人的夢吧,呵呵,很黃很暴力,吸引這應該是老文瞭吧!裡面的明星都是過氣的人,不像近期創作什麼啊,還有明星叫那個名字嗎都快被人忘瞭其實明星系列重點要寫的應該是女明星在鏡頭前的形象,最後打破起來,才更有味道,
在過程當中的掙紮如果能再傳神點,想來,也是不錯的其實明星系列重點要寫的應該是女明星在鏡頭前的形象,最後打破起來,才更有味道,
在過程當中的掙紮如果能再傳神點,想來,也是不錯的
同意這位說的希望多寫些明星的故事, 口味重點沒關系.這篇文章太老瞭,文中的明星現在都快作奶奶瞭隻認識最後一個王艷,前面的都不熟。
話說大陸的女明星也算不少,多寫點吧。

上一篇:【操小學老師】作者:不詳
下一篇:【新來實習的絕色女老師】作者:不詳